豹炸

今天也是秃头的一天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还是水月的,我都感觉都剧透完了……………

——————————————————————

在记不清的岁月后,喻文州收到了一封信,它如同一朵洛梅落在他的门前。

信封泛黄,字尾有些模糊,倒是字迹让他非常熟悉。直到现在他桌案上的一方木盒里还存留着这个字迹写的欠条。

耳边传来了下人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弯腰捡起来,室内烧着地火龙,温暖如春。祛了一身的寒意,打开雕花窗,窗外是白雪皑皑,碎冰怆风。

心不在焉地摩挲着信封很久,才惊觉回神打开信。薄薄的一张纸在他看来却又千金之重,信纸也都染了颜色,也同时把他的回忆重新上色,变得清晰恍如昨日。

信的内容非常简短,无外乎是问候他是否安好,最后还是添了些祝福...

我想对你说一声,好久不见。

算盘


写水月的时候里的一个小段子~我觉得超可爱鸭!

————————————————————————

微草堂的王掌柜有一把算盘,玄铁为框白玉为珠,可以说是全身上下最值钱的玩意儿了。一般都是揣着装样子的,根本不舍得打。

今儿倒是奇怪,全城的闲人都来堂外面儿侯着。原来是听着风声,奔走相告全都来了,事情源头是王掌柜开始打他的那把宝贝算盘了。

打的噼里啪啦响,堂里就剩珠玉相撞和他的声音。他对面坐着个俊秀的青年,旁边坐着人称快手的刘小别在奋笔疾书。

“先不算医药费,先算算食宿。”

“你身上的衣服料子是城里衣锦堂最好的锦缎,先做了四套,一共两千一百三十五两银子。”

“住宿费就当给你送了,就算...

水月

写了个简短的试阅

古风AU  ooc

————————————————————

        镜中映水月,心间灼繁花。

————————————————————

Part 1

“我想跟你打个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窗外正下着雨,打的新栽在院角的细枝东倒西歪,颇有些瑟瑟发抖的意味。这是前几天喻文州跟王杰希一起栽的梅树,明知活不久,却也乐在其中。

“你想赌什么。”王杰希把茶给他满上,继续翻着账目问道,手边的小桌上还摞着几大本没看的。

“赌这株腊梅会不会开。”喻文州笑盈盈地指着院角细...

[喻王/现代] 旧时事(下)

终于把下搞出来了愁的头发掉了一把


ooc


一切设计脑洞都是作者瞎整的


   


————————————————


上次过后喻文州很久没再出现过,像十年前一样悄无声息。王杰希这次没把猫寄存到宠物店而是带去了工作室。


当初找孙哲平买下了这块儿寸土寸金的地儿,亲自操刀并找张佳乐一起画了设计图,因为他们这个职业免不了像IT那样加班加点所以特意加了一层住宿用。


两只布偶猫到了工作室就被放出来,在铺着地毯的地上撒欢。王杰希去一楼的茶水间磨了一壶咖啡,端到二楼。设计间里柳非睁着一双通红的眼,顶着一头鸡窝,嘴...

[喻王/现代] 旧时事(中)

想了想还是分出来个中


ooc

有没有小可爱跟我聊天啊( ´•̥̥̥ω•̥̥̥` )

——————————————————

第二天如旧,喻文州早上十点钟准时出现在病房里。不过今天他带了笔记本过来,从笔记本的手提袋的夹缝中取出一个眼镜盒。戴上防辐射的眼镜开始处理事务。

王杰希九点钟的时候醒过一次,是被医院查房的医生和他手下的一众实习生。实习生簇拥着医生,大多数手里拿着一个可以装进口袋的小笔记本和一支水笔,认真地记录着重要的一些点。

尽管他们放轻了步子压低了声音,但是因为人势过多还是有些吵的。王杰希没有睁眼,等着医生讲完带着人走后,安静的病房有让他陷...

一个置顶

听说能置顶了来写一个

这里清墨

这个主页基本是喻王,有零碎的几篇其他cp

喜欢深夜叨叨,不定时掉落几个段子然后锁起来( 。ớ ₃ờ)ھ

拉近关系只需一步:评论。风里雨里,评论等你。

已经喜欢他们四年啦!希望能喜欢他们更长更久੭ ᐕ)੭*⁾⁾

[喻王/现代] 旧时事(上)


ooc

一个很没有条理的流水账。

——————————————————

“有时候,真的非常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有理由。”

“你糊弄别人可以,糊弄的了我?老王,你可别给我提你那八字儿没一撇还倒欠的爱情。”

“这是你自己说的,跟我没关系。”

王杰希一边打发着蹭吃蹭喝的叶修,一边给之前画的稿子上色。叶修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伸手在茶几上瞎子似的摸索片刻,倒是摸了根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棒棒糖拆开了塞嘴里。

“你这哪儿来的糖,还挺好吃的。”叶修把糖拿出来,扬声问道。剔透似粉水晶的球形糖果固定在一根浅色的木棍上,木棍上还有些年轮纹理。

王杰希闻声停笔,抬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糖,继...

零零总总写了五千,写了差不多一半吧还没写完,今年又没能在生日发文()果然咸鱼使人怠惰唉

王队长,生日快乐☆

虽然说是要在逆境中以身化刃劈开黑暗,却会在光芒里一分为二,粉身碎骨。

从绝望中得以希望,又在希望中沉沦消亡。像是萤火,像是微光,照不亮前路蜿蜒崎岖。

日常被五个小时数学卷子逼疯 青蛙乱舞.jpg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