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喻王/现代] 旧时事(下)


终于把下搞出来了愁的头发掉了一把


ooc


一切设计脑洞都是作者瞎整的


   


————————————————


上次过后喻文州很久没再出现过,像十年前一样悄无声息。王杰希这次没把猫寄存到宠物店而是带去了工作室。

 

当初找孙哲平买下了这块儿寸土寸金的地儿,亲自操刀并找张佳乐一起画了设计图,因为他们这个职业免不了像IT那样加班加点所以特意加了一层住宿用。

 

两只布偶猫到了工作室就被放出来,在铺着地毯的地上撒欢。王杰希去一楼的茶水间磨了一壶咖啡,端到二楼。设计间里柳非睁着一双通红的眼,顶着一头鸡窝,嘴里叼着棒棒糖,左手拿着设计图右手在旁边的木盒子翻找着珠花。

 

一盒子珠花是前两天才赶工完成的,王杰希只花了两个珠花,柳非照着这两个又添了三种,组合在一起,就是一朵花盛放的过程。

 

“非非,你先去休息吧,又一晚上没睡?”王杰希放下盘子,轻声开口道。

 

柳非转头眨眨眼,放下设计图,捏着棒棒糖的棍,开口道:“没关系老师,我已经秃头了我该变强了,现在不困我要是困了我就去睡。”

 

王杰希笑了笑,设计间里很整洁,案面上就摆着设计图和珠花,布料都妥当的收拾在柜子里。打开占据半面墙的木柜,在第二层看见了之前找人定制的布料,取出来放在桌案上。

 

柳非抱着咖啡看王杰希做裙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却是每一次都很震撼。双手就像一双蝴蝶在花丛间穿梭飞舞,一天的时间裙子的大体就完成了,剩下的细化等明天再一点一点的磨。

 

“老师,这条裙子叫什么。”柳非看的眼都直了,仿佛是把整个海洋缝进了这条裙子里,外罩的轻纱上有银线绣花,笼在外面,就像月色温柔地在海面上小憩。

 

王杰希正在做胸口的胸花,金丝边的光泽绸带堆成双层蝴蝶结,中心钉上贝壳,垂着剔透的蓝水晶珠链,又挑了一段蕾丝攒在后面。听到柳非的话,顿了一会儿开口说:“还没起名字。”

 

把胸花比划了半天,把垂坠的水晶做了个渐变变化才满意。把胸花放进专门做的一个小柜子里,在人台外面套上防尘袋。

 

“不然就叫'溺'吧。”王杰希突然说道,柳非看着他,他的神色很温柔,眼睛又瞟到桌案上的设计图。

 

突然发现,这一期的设计都很温柔。就像一个浪客突然寻觅到了归处,像一把剑找到了丢失已久的剑鞘。

 

后来,这个裙子的文案只有一句话。

 

在你的海域坠入,是逃不脱的沉溺。

 

柳非在想王杰希产生变化的原因,抓住了一点朦胧的感觉的时候,高英杰来敲门喊他们吃饭。

 

这条裙子完工是在一个星期之后。王杰希把最后一颗珍珠钉完,绕着裙子转了几圈,又稍微整了些地方,添了些后才满意。

 

裙子前开襟外纱的后面是拖尾,裁成了蝶翼式的样子当鱼尾,分口那里压了一个贝壳,外绕一圈珍珠碎钻。一共叠了十层,每层的大小递减,逢双数层的纱上就钉了许多碎钻,拼成海浪的样式,动起来就似波浪翻滚。

 

小心翼翼的把裙子做好防护,看了眼手机,六月初,又到了快高考的时候了。王杰希拿着手机看着裙子想了想,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

 

他似乎很忙。从他出院之后他就很少出现,隔三差五的发个信息证明他还存在,每次回复后都会隔一段时间才回回复。

 

那边很快接了电话,有些微弱的敲击键盘的背景音。王杰希开门见山说道:“你后天下午有时间吗?”

 

那边顿了一会儿说道:“有,怎么了。”

 

“你后天下午四点来找我吧,有点事。”

 

“好。”喻文州说完,又添了一句,“你最近有按时吃饭吗?”

 

王杰希听到这话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回想了一下之前颠倒的作息却坚决的回答:“有。”

 

那边笑了一下,贴着耳廓,温润的声线经过电磁处理后让他的耳朵有些发烫。

 

“那就好。”

 

王杰希飞快的说道:“那你忙吧,我去改一下设计图。”然后迅速挂断电话。

 

喻文州看着挂断的通讯,笑了起来,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他第一次主动联系他。

 

看着手机顶端的日期,想到了后天是高考结束的日子,看了眼行程,打电话给秘书改签了飞机票。

 

喻文州开车来到工作室的时候,王杰希在一楼的沙发上睡着了,腿上蜷着一只猫。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午后的阳光温温和和的,让他显露出平常没有的安静。他就站在那里没有去打破这份难存的宁静。

 

柳非从楼上下来准备去厨房,高英杰睡觉前去设计间跟她说了一声,厨房给她留了一壶茉香奶茶,珍珠在小锅里要吃自己加。没想到下来的时候会是这种场面,老师在睡觉,另一个人在注视他。

 

他的眼神就像那天老师看着那条裙子一样的,而且这个人的气质很像溺。柳非想起了她最初看见溺时的那个朦胧的尾巴,老师是通过了溺看见这个人吧。

 

不过又觉得他眼熟,在记忆里扒拉了半天,才模糊的想起一点。当时在大学的时候论坛里老师有过一个摩天大楼,似乎就是跟这个人的,因为隔了这么久难免气质改变,脸上多些棱角。这样倒是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喻文州。

 

柳非犹豫了一下,倒是喻文州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了她,柳非就看着他放轻步子走上来,对着她小声说:“可以带我参观一下设计间吗?”

 

在国外经常关注他的消息,看着那些令人惊叹的设计就很想看看他完成它们的地方。柳非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带他走向二楼最顶头的房间,打开房门,喻文州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条裙子。

 

柳非看着他看着裙子,眼神来回打量就确定了一件事,这条裙子是老师为这个人做的吧。

 

“老师说这条裙子叫’溺’。”柳非开口说道,有一条绳子横亘整个设计间,用夹子夹着设计图,桌子上一堆布料与工具中夹着几根铅笔,在一个小时前柳非还在跟王杰希讨论一些细节设计。

 

喻文州用每一步丈量着每一寸,柜子的把手上都缠着不同的手作花,衬着木柜显得古朴典雅。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栀子香,清新又雅致。

 

最后他在裙尾处蹲下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离开,因为他看着腕上的表已经三点五十五了,该下去唤醒他。下楼后又舍不得喊醒他,不过好在王杰希自己醒了,睁眼后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就看见喻文州站在不远处冲着他笑。

 

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舒展着眉眼冲着他笑,一如既往的温柔。王杰希游离着思绪想到,或许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才会沉溺吧,不过却是心甘情愿的。

 

“四点了,我来接你了。”

 

王杰希闻言点了点头,把腿上的猫放进猫窝里,跟着他离开。上了车王杰希跟他说;“我们去李叔那里,他念了你很久了。”

 

喻文州开着车,岔了个近道很快几到了。老巷子里传来熟悉的香味,巷口的树又是枝繁叶茂的样子,与当年无甚差别,仿佛回到了过去。

 

这个往日里安静的巷子,今天倒是添了很多人气儿。摊子上坐满了人,一看都是老相识,老爷子笑着边跟他们聊天边做东西,手下功夫一点儿也不含糊。

 

“哟,少爷来了。”黄少天扯着个大嗓门喊了一声,又转头跟老爷子说;“李叔来碗多放桂花蜜的酒酿啊。”

 

老爷子笑呵呵的应了,王杰希不理他,带着喻文州走过去,笑着说;“您看,我把文州带过来了。“

 

老爷子把圆子下了锅,抬头看着喻文州说:“回来了?”

 

“恩,回来了。”

 

喻文州把袖子挽起来洗了手,给老爷子打起了下手。王杰希看着他们俩说话,就转身找个位子坐,桌子上摆了好几盘糕点。

 

这个场景是一个在大学时很常见的,一有时间就跑过来点一碗酒酿并两盘糕点偷闲,他们像是不约而同的,陆陆续续的来,总是能给这里添上活力。

 

今年的话题不知怎么扯上了怀念往昔,应该是看着人比往年齐,触景生情了。怀念着就揭起了短,什么黑历史都往外倒,一时分外热闹,看戏的看戏,互撕的互撕。

 

说到最后又伤感起来,王杰希看着他们真情实感的感叹,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现在是大学就好了。”

 

如果就是如果,过去也就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也将是未来。

 

他们把上桌的糕点吃得干干净净,老爷子又每个人都打包了些糕点,才看着他们说:“我要走啦,我女儿后天接我去国外。”

 

一时间都沉默了,似乎应该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陪伴的太久了,默契在骨子里。

 

“挺好的。”最后的千言万语就汇成了这样一句话,有些话不必说都可以明了。

 

人陆陆续续的走,最后就剩王杰希和喻文州。王杰希还在一口一口地吃着多加桂花蜜的酒酿,喻文州站在还腾着烟的锅边看他。

 

隔着雾气,他恍惚看见了大学时候的王杰希,当时眉眼间还带着些少年气,矜持地低下头也是一口一口不紧不慢地吃着。下一秒可能就会看他扬起笑容喊他,转头跟老爷子说加碟马蹄和一碗桂花蜜水。

 

记忆太过于鲜活,就像设计间里的手作花一样永远鲜艳娇嫩,不会随着时间的潮流而枯萎垂下头。在故地又一次亲手把泛着黄逐渐苍白的回忆重新涂上色彩,似乎这样就算他离开也会留下了痕迹。

 

帮老爷子收拾好摊子,看着他笑着抽烟朝他们挥手,转身进了院子,关上门。喻文州走出这个老巷子,在巷口他看着王杰希站在树下仰头看,树叶缝隙漏下的光把他照的斑斑驳驳的。

 

“回家还回工作室?”

 

“工作室吧。”

 

工作室门前的树撑开了遮天的绿盖,王杰希站在树下看着他远去,直到消失在眼前后才回到工作室。走进设计间发现没有人,桌子上还留着一杯奶茶,压着一张纸条,写着老师不要太过于操劳了。

 

忙碌了这么久总算把裙子都做完了,王杰希带他们出去大吃了一顿,给他们放了一天假。而他回了工作室,准备最后在检查一遍,三天后就要展览。

 

他在最后托起溺的裙尾发现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藏得很有技巧,如果不是把裙摆全部托起来是看不见的,是一枚戒指。

 

素白的戒身做成缠绕的枝蔓,半掩着嵌在花托里的蓝钻,内刻着一串字母。枝蔓的样子是把花圈在一个保护范围内,花也是眷恋的连着枝蔓,是十分精巧的连体雕刻。

 

垂着眉眼看着这枚戒指良久,还是让它缠在了右手的中指上。检查完后,他走出工作室,抬起手看着右手,月色折射在戒指上,泛着莹莹的色泽,并不冰冷还有些温润。

 

三天后的走秀非常成功,溺的出现引起了不计其数的赞美,裙尾的设计实在是很巧妙,特别是动起来轻盈又绚丽,似乎能听到海浪声,悠远又宁静。

 

最后谢幕的时候发表完感言,就抬起手亲吻了一下戒指,这成为后来每一次谢幕必有的动作。不少人猜测这枚戒指的来历都无法得知,直到后来王杰希自己在ins发了条信息。

 

Wangjiexi_Jessic:在你的海域坠入,是逃不脱的沉溺。[两枚戒指.jpg]

 

这两枚戒指不难看出是一对对戒,只是枝蔓缠绕的方向不同,花托里的钻石颜色不一样。有人指出这两个枝蔓的方向放一起是一个心,算是个小巧思。

 

再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傍晚,他携着一身的风尘敲响他家的门。王杰希抱着杯子去开门,就看着喻文州穿着得体的高定西装手里却提着一袋子菜和一袋零食,冲着他笑。

 

有没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没有告别就会有下一次的重逢。

 

他在等这个重逢的时候种下了一颗种子,它经过了风霜雨打,跨过了四季春秋,越过了千难万阻,最后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亭亭玉立。

 

END.



瞎叨叨。

全文一共近1.5w拖拉了三个月真的很抱歉QAQ真的时当初半夜胃疼才有了这个文,不过原先版本更锐利,三年后我重制成了细水长流。不过我想表达的都写出来了,最后一点磨了两个晚上,打下最后一段才觉得完整真的是不想再写这种了脑壳疼TAT


还会有两个番外,一个模糊提及的摩天大楼论坛体还有一个会在解释一些的后续。


感谢观看,不甚感激!

评论(5)
热度(24)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