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午后阳光

学生x老师

喻文州x王杰希

大学,私设多成狗

ooc慎入,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有点紧张……

午后阳光。

王杰希拿着教案匆匆赶往教室,近乎是一路小跑,边跑还边看腕上的手表。

赶在上课铃响进入教室,王杰希松了口气,把教案放在桌上,然后看了眼教室里的学生。

看着爆满的教室,王杰希淡定自如,翻开教案,拿起粉笔,开始讲课。

偶尔看眼名单,随意点几个起来回答问题,然后整间教室就只剩他的声音起落,清朗干脆。

王杰希王教授,上课从来不点名,但是如果你缺一节课那么你挂科就妥妥的,王教授的思维是全校公认的跳跃式而且讲的东西有很多。

不愧是魔术师,努力跟上做笔记的喻文州如是想到。黑板擦了一遍又一遍,知识结构条理清晰的不得了。

年纪轻轻的王教授,读完研就开堂授课,他教得科目不大却极其有用,几乎堂堂座无虚席,还有干脆自己搬椅子过来的。

最后一个知识点挪列出来,下课铃正好响起,王教授偶尔拖一小会儿的堂,不过课都讲完了,王杰希让他们做好笔记,不懂来问,就拿着教案潇洒的走了。

喻文州做完笔记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直奔藏书楼,他还有些小疑问,先去翻过书再去问吧。

荣耀大学的图书馆倒是有趣,是仿古的那种藏书楼,就算仿古但还是很大,喻文州刷过卡进入,问过穿着靛蓝色长衫的志愿者们,就跑上楼去。

这一层的人不多也不少,零零星星的坐着,喻文州走向书柜,书柜不是很高,分三层,考虑到了还有矮个子,所以喻文州可以很轻松的拿到顶层的书籍,一本一本的看过去,浓厚的书香袭面而来,缠绕着清雅的茶香,忍不住放松身心,安心阅读。

喻文州终于找到了需要的书籍,抽出来,一本线装书的空隙,看见了坐在窗边端着茶杯的王杰希。

青碧色的长衫,衫子上还用墨笔绘着墨竹,用墨少,笔锋却锋锐,透着一股子的洒脱不羁,衬着王杰希刚刚好。骨节分明的手被如同水洗的天青色衬得如玉铸,雕花木窗透露进来的几缕阳光为王杰希度上层金光,真是惊为天人。

谁人不知这王杰希,书卷子气极重,这世道难得得很,都认为他应该是个呆子,偏偏不是呆子,那性格也是极不愿束缚的主儿,矛盾,却又适合的不得了。

喻文州看了一会儿又继续找书,找了两三本才够,安安静静的开始钻研那几个细节问题。

远近闻名的喻文州喻学霸,脑子极其聪明,答题思路清晰明了紧扣主题,作文文采飞扬,当得起字字珠玑。就是唯一的缺点,写的太慢,不到交卷绝不停笔,每每那收卷的人来了,方才堪堪停笔。

当了关门,喻文州还有一个问题没搞懂,也只能作罢,抱着书去台前登记,这架势可是要挑灯夜战。当最后一笔落下,这字暗含锋芒,起笔敛收笔狂,王杰希看的啧啧称奇,这字如人,别看平常待人温和有礼,却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这学生会主席,哪一个是好惹的主,不过这些年当上主席的人也不多,喏,自己当年好像也是来着。

倒是这书与自己教授的课有关,应当是有疑问,不管了先让学生自我钻研也是好事。

喻文州登记完,转身就看见了身后排队的王杰希,礼貌的打了招呼:“王教授好。”王杰希点头算作回礼。

这是两人间的第一次对话,平淡无奇。

喻文州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个问题,挑了个清闲的时间,带着书本去找王杰希,被告知人不在办公室,有些失望,便顺路去了学生会,处理完事务,喻文州去食堂用餐。

下午喻文州再次进入书楼,他又在那个位置看见了王杰希,便上前去询问问题,王杰希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喻文州当真有如醍醐灌顶,顿时思路大开,王杰希看着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笔记,喻文州把自己的感想说于王杰希听,乖乖,这还真是个人才。

喻文州见解独特,而且有些王杰希都忽略的小细节都能注意到,王杰希越听越称奇,看着学生证上的徽章,叹只可惜便宜了蓝雨那边。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笔记,指出不足,有些问题两人起了争执,听着都有理儿,但总是被另一方想出更为新奇的想法而不再理会。

这是两人间的第二次谈话,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中进行。

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了,讨论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有些其他专业的问题两人也能讨论的从太阳出来到繁星满空。

王杰希泡的一手好茶,喻文州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一盒子顶级的西湖龙井,一瓶子活山泉的泉水,王杰希自是用上了温养已久的薄胎瓷的茶具,泡这西湖龙井。

“这好茶还是要用好壶啊,泡出来才好喝。”喻文州拿起小巧的茶杯,呷了一口,才叹道。

“自然,所以才挑出这个养了很久的薄胎瓷泡龙井。”王杰希抬手往杯中倒茶,茶汤的颜色很正,清澈透明的恍如春日里的那波湖水,亮到人心底里去。

两人就在王杰希家的阳台上,躺在躺椅上,阳光照着正好。

随着了解,喻文州才发现王杰希这人实在是让人浮于表面,了解后才知道,他喜欢偷懒,还养了只雪白的猫,那猫是短腿猫,可可爱了。

喻文州看着抱着猫开门的王杰希,有那么一瞬间被秒杀了,萌啊。

“这猫挺可爱的,叫什么?”喻文州挠着猫咪的下巴问道。

“小妹送的,叫留行。”王杰希看着被伺候的好好的小祖宗,摸了摸留行的小脑袋。

“亲妹子?”

“嗯,现在也在荣大上学,理院的。”

这猫儿原是只亲王杰希,其余人是理都不理,偏它又生的可爱,雪白得如同雪球一样,高傲得很。喻文州一来,这猫儿不仅亲王杰希也亲喻文州。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越来越好,到后来干脆的住了进来,正好王杰希同他讨论也方便。

喻文州下了课,去超市逛了一圈,提着才买回来的新鲜的蔬菜与一些小排骨,打算回去先用高压锅压过后,糖醋,排骨汤可以用来煮馄饨或者面条吃。

喻文州打开门,换好鞋,提着一大塑料袋的食材走进厨房,把食材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戴着隔温的手套揭开紫砂锅的锅盖,拿起勺子挖了一点,尝了一口,这银耳煲的很成功,就是冰糖稍微有点多了。便盛了一碗晾着。

把盖子盖好,拔掉插头,朝着阳台走去,果然王杰希抱着留行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主宠两个有些相似的睡姿而失笑,喻文州找了张薄毛毯出来,给王杰希盖上,在人露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如同风拂过江水一样轻的吻。

就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喻文州的毕业辩论,喻文州和王杰希已经排练过一遍,但是喻文州还是消失了一天。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不在的一天里,万分的不习惯,总是想着还有一个人,但那个人在准备毕业,有问过要不要读研,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罢了罢了,随他愿想吧。

消失了一天的喻文州,在晚上五点回到家中,来不及与王杰希打声招呼就一头栽进卧室里睡过去了。王杰希看着昏昏欲睡的人,眼下有些黑色,给人掖好被角,便去厨房做顿好吃的补一补。

喻文州醒来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嗓子干得厉害,只得起了床,跑去外面茶几上,灌了一大杯子的凉白开,才作罢,听着厨房嘈杂的声音便走到厨房门口一看,王杰希系着净色的围裙,正做着饭。

很熟练的动作,看着王杰希把汤盛碗,厨房大理石的流理台上摆了好几道菜,皆是色香味俱全。王杰希转过身来看见了站在流理台旁边的喻文州,“起来了,今天我妹妹要来吃饭。”

“嗯。”喻文州简单的应了一声,帮着王杰希把菜端到餐桌上,把餐具摆放妥当,又往瓷碗盛米饭,正好门铃响了,王杰希去开门,喻文州把饭盛好,王杰希与他妹子也坐到了椅子上。

“会长?”王清涵惊喜的说道,转头又对自家哥哥道:“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你又没问我。”王杰希淡定执起筷子端起碗,开始吃饭,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噎得王清涵无话可说,只得乖乖的吃饭。

兄妹二人食不言,说明教养极好,也是,在这种世道下还能养出这么重的书卷气,必然是大家子弟。

一顿饭在沉默中度过,一下饭桌,王清涵就活泼起来了,欢声笑语不断。喻文州看着第十次尝试逗弄留行未遂的王清涵,这姑娘打算继续,喻文州无奈的摸着留行的小脑袋,挠着下巴示意它乖一点,然后让王清涵去摸一摸,果然成功了。

“会长!原先留行只让我哥摸,死活不肯让旁人摸它一下,你这一来,这小祖宗竟然肯让你摸,真是奇了。”王清涵说着,从茶几上摸了一袋子蟹黄味的葵花籽,撕开往嘴里倒,嚼的可开心了。

“清涵,你没吃饱吗。”王杰希看着拿了一袋子腰果嚼的王清涵,问道,明明是疑问句硬是问成了肯定句。

“吃饱了啊,哥我这是在吃零食!”咽下口中的东西对着王杰希道,然后继续往嘴里塞,喻文州看着如同一只小仓鼠的王清涵,笑着倒了杯水递给王清涵,王清涵灌了大口,放下杯子继续吃。

王杰希深知自家小妹的脾性,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角却是翘了起来,喻文州看着笑着的王杰希,悄悄凑过去,对着王杰希道:“你应多笑笑才是。”

“是吗。”

“是。”

两人都没看见笑的贼兮兮的王清涵,心情大好的王清涵放下手中的腰果,用夹子夹好,拿起砂糖橘开始奋战。偏偏王清涵吃多少都长不胖,恨的人牙直咬。

近一步又近一步,喻文州慢慢的打开了王杰希的心房,走进了他的世界。

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大风大浪,平淡无奇,喻文州耐心的一点一点的渗入王杰希的生活,到最后完全渗透了,也就成功了。

“王杰希,我们在一起吧。”毕业前几天的喻文州对着王杰希说道,那日午后的阳光正好。

“好。”等待了几秒,喻文州听到了回答。

喻文州终是读了研,毕业后就在荣大教书,和王杰希一起。

双方父母也是没辙,儿子难得的强硬,就算打就算骂怕也是分不开,只得同意了,双方父母也是明智的,今年新年就都在一起过,都在帝都王杰希家。

看着穿着浅色长衫,衫子上是墨色的兰草,衬得人更是温润如水君子如玉,让人心生好感。王杰希照是那青碧色的墨竹衫子,端的是潇洒,再挂上笑容,杀伤力那是极大的。

两人站一块,气场很融洽,王清涵一身白锦墨纹的旗袍,站在两人中间一边挽一个,真是一副好画面。

这新年是喜气洋洋的过,王杰希意外的讨孩子喜欢,看着王杰希给每一个孩子发礼物,被一群小孩子环绕,王杰希眉眼弯弯,喻文州拿着糖果过去,给每个孩子又发了把糖,孩子们欢喜的收了,便结伴去玩雪了。

“我们要不要领养一个孩子?”

王杰希有些惊讶地看着喻文州,想着两人都是大学老师,时间挺宽裕的,原本他以为喻文州不太喜欢孩子,便没提这事儿。

“你若想,便领吧。”

—FIN—

你猜有没有后续啊其实我也不知道

评论(7)
热度(32)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