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下午茶

@归属地_clin 太太生日快乐www【码完了】

求不嫌弃QwQ

避雷注意。

西幻paro

*逻辑死前面看不懂无大碍嗯,私设多成狗

*ooc!ooc!ooc!

*无责任撒糖注意!无责任撒糖休息!无责任撒糖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嗯。

“当——当——”浑厚沉闷的钟声在深夜响起,一声又一声仿佛是在宣告着什么。

活动在午夜的生物都睁开了眼。

在暗处的花朵悄然绽放,细微的挣破声,舒展着枝叶。

过于苍白的手折断了生长在暗处的花,冷风吹起黑色的衣角,暗处剩下一截被折断的残枝。

又过了一会儿,地上落下了银色的碎屑,暗处什么也不剩了。

一切,就像一枚石子投入湖中,泛起一阵涟漪后归于平静。

据圣塔最高层,最有威望的主教说,诡暗之森的最深处有一个城堡,墙壁上的断纹,蜘蛛丝,过于苍白的颜色,黑色大门上的骷髅与蝙蝠的纹路,与之相称的黑色形状诡异的树木,无不显得诡异。

那里面住着大陆上最厉害的吸血鬼,那个吸血鬼还是个暗夜系术士,他的武器是个法杖,叫灭神的诅咒。

他长得极其英俊,胸襟上的别针是鹌鹑蛋大小的灼炎之火,他拥有着无尽的生命,穿着精致讲究,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贵族。

所有的少女的爱慕他,所有的男人都惧怕他,他们常常带着廉价的镀银十字架,念着自认为有用的咒语企图驱除心中恐惧。

多么愚蠢可笑。

大陆最有名的,被冠名为魔术师的魔道学者却不信,他骑着比风还快还散落着银色碎屑的扫帚,帽子垂下的尖端是陨落的星辰,帽沿儿上天空女神的微笑被照的熠熠生辉。

魔术师到达诡暗之森的深处,站在雕着骷髅和蝙蝠的黑色大门前,带着手套的手从披风下伸出按下大门正中央的蔷薇花。

大门吱吱呀呀的,就像木偶没有润滑关节就被人摆弄一样。

魔术师进入后,门又吱吱呀呀的关上。

石板小路两旁,修着精致的小栅栏,小栅栏里是成片的红蔷薇。

魔术师心无旁骛的走着石板路一直到城堡的门前,然后仰起头。

“很少有人能来到我的住处,对吧,魔术师?”倚在窗户边举着半杯红酒的城堡主人,面容清俊,笑起来更是温润如玉,声音也像小溪水一样轻柔缓和。

和传说的一点也不一样。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魔术师一双大小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吸血鬼看,那目光仿佛是在打量一种珍惜药材。

哦,这仅对于魔术师来说。

大眼瞪小眼瞪了一段时间,吸血鬼突然看了看远方,对着下方的魔术师挥挥手,道:“魔术师,要不要上来一起喝杯下午茶?”

魔术师思考了一会儿,才道:“好。”

吸血鬼下楼从里面把门打开,对着魔术师笑道:“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进入城堡后,魔术师终于知道了身边这货和其他吸血鬼不同的地方。

城堡的外貌挺吓人的,但是内部意外干净舒适,墙壁上还有壁炉,旁边安放着舒适的扶手沙发,梨木的小矮几,上面还摆着精致的茶具,精致的小碟子里是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的鲜花饼和蔓越莓饼干。

魔术师把扫帚靠着沙发放下,自己才落座。

落座才褪下手套,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纤细如竹的手,自然的接过吸血鬼递过来温热的毛巾,擦净手递换给他。

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杯里的茶,满口的蔷薇香,意外的好喝。

对面的吸血鬼笑的温润如水,撑着下巴道:“我是喻文州,我觉得你最熟悉的应该是——索克萨尔。”

“王杰希,王不留行。”说完拿起鲜花饼一口咬下去,缓慢的嚼着,淡定的看着对面喻文州。

“原来是王会长,真是有失远迎。”

“这倒不必。”咽下口中的东西再回话是基本的礼仪。

然后,就没有交谈。

两人都安安静静的,喻文州拿起身边的书本看了起来,王杰希还在继续吃着鲜花饼,大有要把一盘都吃下去的架势。

也随手拿起手边的一本书,阅读了起来。

过了很久一直到喻文州从书中回过神来,他才看见

隔着一张小茶几的王杰希已经睡着了。

书还摊在腿上,整个人都陷在沙发中,睡过去了。

喻文州饶有兴趣的看着睡过去的王杰希,闭上眼就分辨不出大小眼了,眉峰还稍稍拢聚,仿佛似有忧愁,喻文州忍不住伸出手指抚平,王杰希的睫毛一颤,喻文州赶紧收回手以为他要醒了。

过了一会儿,发现还没醒,就轻手轻脚的拿了毛毯,把腿上的书拿开随手放在书堆里,把毯子给人盖上。

看着不同于之前的柔和,喻文州笑了笑,抬头看时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收拾收拾茶具甜点去做正餐了。

喻文州发现茶壶里已经没茶了,鲜花饼全没了,蔓越莓饼干少了一半。

原来……魔术师是个吃货。

有点可爱。

—Fin—

评论(3)
热度(33)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