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借我一生

喻王·借我一生

翻我的曲目列表的时候翻到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老歌,怀着怀旧的心情听着歌,然后脑洞听着听着就开了。

ooc注意。

这文不虐真的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BGM:水木年华—借我一生


「 秋风吹过黄昏,落叶飘起来,松开握紧的手,转身要离开。」

喻文州和王杰希分手是在一个深秋的季节,金黄的银杏叶子早已铺满大道,洋洋洒洒的落着如同一篇没有结尾的文章。

秋天,就是一个有着无限伤感的季节,分手,离别,眉宇间总是有着哀愁,挥散不去。似乎就是注定的,他们要在这个季节分离。

王杰希自嘲地笑着,一个小时之前他同他提出了分手,也不管对方如何,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手转身走了。塞在兜里职业选手保养很好的手心上有几个月牙型的印子。

喻文州看着对方的背影,秋风吹起了落叶,模糊了身形,然后又落下,也没了对方的身影。

叶落会归根,心失去了归处应如何?

如今正好是第九赛季结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用见面。

喻文州站了良久也离开,卷起的秋叶是缠绵的离歌被静静吟唱。

天边渲染的金黄也被浓郁的黑色所吞噬,淹没,王杰希就这么坐在车上,望着窗外。

王杰希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都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照的光怪陆离,脸上的表情看的不真实,好像有笑有哭有无奈有悲伤,透过车窗玻璃看的不真切。

忽然低低地笑了,笑得讽刺,不知道是讽刺窗外的人还是自己,沿着路开车,人影绰绰,就像魑魅魍魉一样迷惑人心。

跑到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顶着自己那张有着明显特色的脸,对着便利店的收银小哥说,给我来一箱啤酒。

小哥赶忙跑到后面的小仓库里搬出一箱啤酒,还赶忙拿出笔和本子,王、王队长能给我签个名吗?

王杰希拿过笔本子潇洒的签了名,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红钞票,拍在桌子上道:“不用找了。”

然后搬起那箱啤酒,扔在后座的地上,再把车开进车库里,搬起啤酒往家里走。

然后打开手机,把楼冠宁田森孙哲平一股脑儿的都叫来了,又叫他们带点菜来,然后把酒搬上屋顶。人来的有点慢,不过王杰希等得起,等啊等啊总算是等来了。

三人手上拿的东西各色,烤鸭串儿下酒菜,四人上了屋顶,王杰希一反常态地拉着人喝酒,四人就这么坐在屋顶,喝酒吃东西,谈天谈地谈有的没的瞎胡扯了一堆总算是绕到正题上了。

“大神你怎么了?”楼冠宁又打开一瓶,抓起一把肉串。

王杰希笑了,笑的乱颤,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又喝了一大口啤酒才道:“我失恋了。”

“喻文州那孙子?”孙哲平扯下鸭腿叼着,紧接着打开一瓶。

王杰希点头,想想又摇头,把手指放在唇边道:“是我提出来。”

田森喝着酒不说话,捻起花生米丢进嘴里,一丢一个准儿。

王杰希又拉着他们拼酒,王杰希喝了八瓶,孙哲平楼冠宁各六瓶,田森最少四瓶。

王杰希喝的直接睡过去,楼冠宁孙哲平田森都还清醒着,给王杰希擦把脸,把外衣扒下来就把人扔在床上盖好被子,各自去找各自的屋子了。



「 我忍不住想对你,说出那份爱。是否只有分别,之后的期待,我才能体会你是我的最爱。」

喻文州平静的接受了他同王杰希分手的事实,回到G市,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习惯的打开手机,看着设置好的每日准时发短信,愣怔了一会儿,苦笑着取消。

喻文州开始刻苦的训练,把自己埋在繁重的工作中,精疲力尽的才能不去想他,可是等他停下来,想的都是他。

喻文州无意间听到一首歌,歌词写的特别真实,然后去搜来听,一遍又一遍,歌词都烂熟于心,喻文州听着听着就笑了。

回忆如同潮水一样汹涌而来,抵挡不住也无法抵挡。

在分手的时候喻文州没有说任何话,都是王杰希单方地提出走人。

潇洒到喻文州觉得不真实。他活在煎熬之中,煎熬了一整个第十赛季。

喻文州的眼神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在王杰希身上,忍不住的苦笑,看着王杰希被送出战场,看着他为了让微草的后辈成长做出的牺牲,看着孙哲平大摇大摆的去找王杰希,随后是田森和楼冠宁,四人一行,王杰希的脸上挂上了笑容。

喻文州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在等待机会,蓝雨的特色就是把握时机,然后给对手致命一击。

只有喻文州他自己知道,自己是有多么克制才不去找他,只有分别之后,他才知道他是有多爱他。

王杰希也好不到哪里去,自那次解酒消愁后,喻文州的面容深深地刻在他的脑中,最后一眼,那双眼睛深邃如同大海一样,怕晩一秒转身自己就会后悔。

他一如往常的打开手机收到喻文州发的短信,简单的早安。如同一张网把王杰希困起来,让他透不过气来,一狠心删了两人往来的所有短信。

王杰希隔天没有看见喻文州的短信才意识到,他和他已经分手了,坐在床上苦笑。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打开一个群,叫首都的大老爷们儿,高级QQ群,只有四个人,群主是楼冠宁。

王不留行

我还是忘不了他怎么办

斩楼兰

追回来!

再睡一夏

追回来!

扫地焚香

追回来!

王不留行

……

再睡一夏

但是

扫地焚香

但是

斩楼兰

但是

扫地焚香

好马不吃回头草

再睡一夏

好马不吃回头草

斩楼兰

好马不吃回头草

王不留行

……

王杰希惆怅了,果然靠不住。不过他又想着,他宁愿不做好马,就算是回头草好歹还能让他回头啊!!

时间如同潮水冲去了所有的细沙留下坚固的磐石,他们才认识到没了彼此,是有多么的不习惯。

经过了岁月的沉淀,漫长的等待,才明白你我是对方的最爱。

不治之瘾的药,唯一的解药。





「是否只有用尽一生的等待,我们才能明白生命中的真爱,借我你的一生你说好不好? 」

自第十赛季的不见到国家队的征集,王杰希推掉队长一职,喻文州就任。

帝都机场,国家队十四人集结,队友们都来送行,等到要登机了,众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柳非突然大喊一声:“喻文州!你必须要好好照顾我们队长!不然你对不起我们!”干脆的直接喊大名,这是微草的特色吗,看见前辈就喊大名的,比如刘小别,比如袁柏清。

偏偏喻文州还回了一句,“照顾每一个队员都是我的责任。”

王杰希听着柳非的话踩着楼梯一个不慎踩空,喻文州在后面扶了一把,王杰希面无表情地道了谢,心想这个小丫头今儿个是发什么疯。

喻文州松开手,短短的时间内,分手后第一次相处,跟着王杰希身后进入机舱,王杰希随意地挑了个靠窗的位子,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到达苏黎世,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向主办方给订的酒店,分房间遇到了问题,到底谁跟谁睡呢?

楚云秀和苏沐橙妥妥的,唐昊和孙翔,方锐和李轩,张佳乐和张新杰,黄少天和周泽楷,叶修和肖时钦,喻文州和王杰希。

这样分配是没有什么问题,等等不对我们再从头开始看一遍。

王杰希抱着胸看着叶修,三厘米的高度仿佛是无形的压力,喻文州一脸笑容地看着叶修,叶修忍不住抖了抖,把房卡递给喻文州。

玩战术的,心都脏!叶修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道,酒店不让抽烟,就只能吃东西了。

王杰希不情不愿的跟着喻文州到达房间,把带来的行礼安置妥当,就看了已经收拾好,开始打开笔记本研究对方的喻文州。

虽然在国家队急训的那么长时间里研究那么多外国战队研究地挺透彻的,但喻文州还是习惯比赛前再多看做点准备,以防不时之需。

果然认真的时候男人最帅了,王杰希看着认真的看着外国战队视频的喻文州,微蹙的眉宇,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抚平。

两人最多的交流停留在肤浅的问候和高深的讨论战术问题。

这种情况持续到中国队夺冠,然后他们换下了队服穿上了西装,参加庆祝酒会,早就知道中国队一定会夺冠,所以中国方面包下了酒店的自助餐厅,将饮食全部换了一遍,精致奢华美味。

在场的人就是各个战队的人,都飞过来庆祝。吃饭前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喻文州倒霉了,喻文州选了大冒险,惩罚是让他给在座的一人说一句能让他哭出来的话。

喻文州从容不迫的站起来,脸上的笑容不变,对着对面的王杰希说:“王队,我忍不住想对你,说出那份爱。是否只有分别,之后的期待,我才能体会你是我的最爱。 ”

“ 是否只有用尽一生的等待,我们才能明白生命中的真爱,借我你的一生你说好不好?”喻文州紧接着又加了一句,目光温柔如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低着头站起来,说了一句:“失陪。”声音带着哽咽嘶哑,然后就快步走出去。

“快去追啊!”“追啊!”

“喻文州!如果你再伤害他一次,你就是我孙子!”孙哲平对着喻文州的背影大喊,从小玩到大的情义可不是开玩笑的。

“喻文州如果你再伤他,我追着你打!”田森紧跟着吼道,废话,不吼不是爷们儿,王杰希那天晚上说了多少,掉了多少眼泪。

楼冠宁默默的笑了,他倒是不敢吼啊,但是,哼哼。

喻文州追着王杰希追到了酒店外,在酒店外的栏杆处看见了王杰希,走近了才看见王杰希真的在掉眼泪,喻文州的心一阵一阵的绞疼。

用情之深,片语落泪。

“王杰希。”喻文州喊道,没听见回应就继续说道:“王杰希你真的很绝情。”

“明知道我忘不了你,还要这么折磨我。”

“和你分手后我就活在煎熬之中,一日比一日煎熬,我有多么想去找你,多么想对你说我们再谈一次吧。”

“喻文州,”王杰希转过头看他,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了,可是通红的眼眶,还泛着泪花的双眼,嘶哑的声音,“你以为我就不煎熬?”

喻文州忍不住,凑上去,堵住还要说什么的嘴,分离后的第一次亲吻,格外的缠绵。

“杰希,我们不要再分开了。”







「 就算有一天,我动也动不了,我要靠在你身边,诉说爱恋不变,直到我不能再说,你也听不见。」

两人和好了,接着就是忙碌的赛季准备。

分隔两地,他俩也都习惯了,只是每天的短信里不再是单调的问候,喻文州总会加上一句诗一句话,王杰希偶尔会加点。

王杰希忍不住调笑喻文州:“怎么天天发这些情诗情话,肉麻不肉麻。”

“怎么会,我想对你说的还有很多。”

第十三赛季,微草主场,微草夺冠,王杰希退役,十年荣耀,比王杰希老的都退役,王杰希算是目前联盟里资质最老的了。自此三期选手全部退役。

“等我一年。”喻文州在王杰希退役席上对着王杰希说道,王杰希有些惊讶:“你还可以再坚持几年的。”

喻文州摇了摇头,道:“你不在。”

王杰希笑了出来,道:“那我就等你一年。”然后一口咬上了对话间捞上来的蟹黄包。

王杰希退役后改行当了个自由作家,笔名是鱼慕溪,写着文章然后挣钱。

第十四赛季,蓝雨主场,蓝雨夺冠,喻文州黄少天退役。黄金一代最先退役的是楚云秀,女王退役后就结婚了,接着就是他俩。

喻文州出道十年,十年队长。剑与诅咒自此落幕,黄少天退役后当了解说,喻文州接受了主席一位。

喻文州到首都那天,阳光灿烂,接机的是首都四爷,四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站在那里,靠着林肯聊天。

五人一道儿吃过饭,楼冠宁就把人挨个儿送回家。

到达王杰希家的时候,喻文州看着门前的小花园,里面种着许多花草,一片姹紫嫣红地好不漂亮。

喻文州离报道还有几天,就和王杰希在家里,过着养老般的日子,平平静静地挺好。

喻文州照旧每日说着情诗情话,仿佛说不完。

王杰希问他为什么,喻文州答道:“就算有一天,我动也动不了,我要靠在你身边,诉说爱恋不变,直到我不能再说,你也听不见。”

然后喻文州把歌给王杰希听了,王杰希眉眼弯弯的,对着喻文州说:“借我的一生你说好不好?”

“好。”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经历过分离后才能知晓本心。

借我一生诉说我对你说不尽的爱恋。

—Fin—

不要脸的打了首都组的tag求不打脸qwq

评论(15)
热度(46)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