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不相逢(壹)



何处相逢,不相逢。







古风paro私设多成狗ooc




第一章

「这一年梨花开的正好。」

棋盘上风起云涌,天下如棋盘,兵马为棋子,抬手起落间决生死。

等到棋盘上铺满棋子,王杰希将手拢进厚重的衣袖中,银线绣的纹路浅淡,折射着光,意外的好看。从支起的雕花木窗外被风吹进几朵淡色梨花落在棋盘上,茶具旁。

王杰希起身,厚重的衣袍拖地,他打开门,大风忽起吹的满屋梨花,拂面而来的梨花瓣,王杰希唇边漾起清浅的笑容,对着屋里看着棋盘的人说:“先生,”顿了顿,笑意更浓,“这次是我赢了哦。”

“嗯,小王爷也长大啦,自然能胜得过我这老胳膊老腿喽。”刻意的阴阳怪气,逗得王杰希笑出声来,刻意大声的回答道:“前几日还在朝上舌战群儒,哪里来的已老之说?”

“小王爷长大了,怎么变得同叶秋一样了?”

“有吗。”

还未等人回话便离去,带走了一身的梨香,卷走几瓣梨花瓣。

王杰希回到卧房中,褪去沉重的衣袍,换了身轻便的碧色广袖长衫,随意的用翡翠簪子挽起头发,拿把九开檀木扇,让人到东街的繁花楼。

一下车,在楼前挑了个衬景的句子对了,也不落款,就这样进了楼,上了顶楼。

踏上二楼的阶梯处,忽然冲下来一个一身利落的窄袖长衫的男子,看见王杰希连忙躲到人后面,紧接着一身暗红色长袍的男子怒气冲冲地下来。

“孙哲平!你有本事别躲在杰希后面。”张佳乐竖着眉指着躲在王杰希身后的孙哲平,只见孙哲平咧嘴一笑,颇有些小得意地道,“不躲老王后面躲谁后面啊。”

王杰希向旁边一退,抓着孙哲平往前一送,张佳乐怎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冲下来扭着孙哲平的耳朵数落他,王杰希笑着摇头往上走。

“老王你不厚道啊!你怎么能不救我呢!唉唉张佳乐你轻点儿疼疼疼!!”孙哲平一边呼疼一边朝着王杰希喊道。

“这是你活该。”

“杰希,楼上给你做了你最爱的梨花冰。”

“张佳乐你太狠了!耳朵都红了!”

“叫你偷吃!”

孙哲平武功比张佳乐高却宁愿受欺压,这不正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王杰希推开雕花门,田森看见他问:“小王爷今儿个心情这么好?”

“嗯。”见到有外人,笑容敛了些,但本就清俊的脸上带着笑容,就如寒梅乍放,让人惊艳。

“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田森对着王杰希一指对面的喻文州道。

“臣喻文州见过凌王。”一套礼节下来,没有半分不妥。

眼前的人眉目俊秀,一身淡蓝色广袖更是衬得一身君子温润,总是带笑,既不谄媚又让人心生好感。

蓝溪阁换新阁主了?王杰希想着不过几日前方世镜同他喝茶时,说,我该让谦了,以后同小王爷聊天的日子就不多啦。以为他说的是玩笑话便没有太当真,没想到还真的是。

王杰希是荣朝的第二位异姓王,被封王就可见殊荣极大,这不圣上今日还宣他入宫,出来时还带着一少年。

楼冠宁,圣上的第三个儿子,现是蓝溪阁的小主子,如今被封了暻王,求得就是不让他掺和夺嫡之争,让凌王王杰希抚养。

不过两人在宫门口商量了一会儿,楼冠宁又被跟着的小太监带走了,王杰希孤身一人走出宫门。

这京城三少要变成四少了,两个王爷两个大将军,这配置有点高啊_(:з)∠)_

这阁主换的也太快了些,王杰希还未做好准备,蓝溪阁就雷厉风行的上了新阁主提拔了新人。

这正神游间,孙哲平同张佳乐上来了,两人脸上貌似没有什么,和和气气的,如果忽略孙哲平的一只耳朵话就更完美了!

坐在餐桌上,张佳乐把梨花冰端给他,孙哲平不满的呼声给唤醒了,张佳乐手里的碗不大,浅色面上面有着细细的梨花纹,碗里一层冰晶色的汁,用勺子一舀,沉在下面小圆子都雕成梨花模样,浮起来煞是好看,而且口感极好。

王杰希只舀了半碗,便推辞不要,张佳乐只得分给其他人,孙哲平吃的飞快,张佳乐恨恨地说:“孙哲平!贵府是不是虐待你把你饿这么狠,是要把我的繁花楼吃穷啊?”

夹菜送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孙哲平,心想,我就是因为要来你这儿才专门饿了两顿。当然如果孙哲平说了,他的另一只耳朵也不会幸免于难。

孙哲平多贼的人,趁着张佳乐同王杰希说话的时间,从他筷子底下顺走一个鸡翅,喻文州和田森交流着近期的新任务。

“圣上把暻王送我这儿来了,是让我保他一世无忧,什么都依着他,平平稳稳到死。”王杰希压低声音同张佳乐说道,说罢往嘴里送了一勺子梨花冰。

当今圣上就是看着王杰希长大的,圣上十几岁登基的时候王杰希出生,这不就是吉兆吗,圣上自当喜欢这个送来福气的孩子。

饭后,王杰希与喻文州落座于棋盘两侧,喻文州笑的眉目温雅,衬得青釉瓷花瓶里的几枝梨花有些暗淡。

棋落,花落。

“这一年的梨花开的正好。”张佳乐看着窗外道,一阵风来,梨香极浅。

——————————————————

补完,滚去码更新quq

评论(2)
热度(15)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