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不相逢(贰)

何处相逢?不相逢。


古风paro私设堆如山

ooc注意!




第二章

「这章过度,下章开始走正题。有些简短抱歉quq明天会多很多的!」

王杰希杀得喻文州铩羽而归,喻文州被王杰希压的无话可说。王杰希的思维世间几人能懂?

喻文州只用三局便对王杰希的思维摸的有些眉目,不简单。

“小王爷的棋技果名不虚传,今日指教了。”喻文州照是笑的温润如水。

“喻阁主过谦了。”王杰希知道自己只有第一局是压制,后两局并不轻松,喻文州的棋暗藏锋芒,有如蛰伏的动物等待机会给猎物致命一击。

这个新上任的阁主,不简单。

“小王爷你这是险胜。”张佳乐盯着棋盘说道,看了一眼温温和和的喻文州。

“棋逢对手。”王杰希唰的一声打开扇子,复又合上敲着棋盘道。

棋逢对手,是以王爷的身份还是中草堂堂主的身份?喻文州看着棋盘想到。

显然这句话充满了试探意味,如果你是蓝溪阁阁主显然会考虑第二种的可能性会大些,抛开阁的身份第一种可能性会大些。

再望向窗外,已然夕阳落山,一切都归于平静。而后一群人跑到后院。

繁花楼的后院是一片绿茵草地,栽种着许多梨树。王杰希同车夫说让他将方士谦送到这里。

一群人蹲在一块专门空出来的一块空地上,斗柴生火,生个火也是鸡飞狗跳的,王杰希利落的把袖子挽起来,扇子往腰上一插。

“孙哲平你蠢啊,快让开,你这样能生起火来,我给你做一个月的饭!”张佳乐竖着眉吵喝着,孙哲平把柴全堆在一起。

“这可是你说的啊!”

王杰希摇了摇头,先把柴踢散,再摆成中间架空的样子,填上杂草,丢把火进入,燃了。

白玉般的手沾着灰尘,去前厅净手遇见了刚到的方士谦,一道儿回到后院,都开始烤起来了,张佳乐的厨艺不是盖的,大老远都能闻见香味。

如果单看张佳乐,会觉得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拿着刀剑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霸图的三将军,原出身是百花谷,第二任谷主。

一群大老爷们儿就这么围着火蹲了一圈,各自动手烤着吃,喝着酒,谈着天,聊着地,抱着坛拼酒,也不管你是什么王爷将军的。

“来来来,老方我们再喝!不喝不是男人!张佳乐!再来两碟子羊肉!”孙哲平抱着酒坛子拉着方士谦,对着那头儿烤东西的张佳乐喊道。

方士谦当仁不让地也抱着坛子,方士谦是何等人也啊,奸的连狐狸都自愧不如的主儿。能灌的你把你三姨夫二舅爷的三房小妾姓甚名甚你小时候干的所有蠢事全都搞得一清二楚。

张佳乐深有体会,当初以为方士谦一介书生酒量肯定不好,就抱着坛子跟方士谦喝,结果愣是没把方士谦灌醉倒把自己给赔进去了,自己小时候所有蠢事方士谦全都知道。

王杰希端着半碗同喻文州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在那儿闹来闹去好不热闹。

“喻阁主可知方世镜方前辈现在何处?”

“不知。”喻文州闻言摇头,方世镜一退就不知他去了哪里,什么也没留下。

王杰希站起来走到梨树下,一树梨花衬得面色微红的王杰希人比花娇,回过头来,浅浅一笑。

梨花落,笑靥浅。

喻文州感觉到自己,动心了。

摸了摸心脏的位置,跳的很快。

——————————————

困困困困成狗,明天一定爆字数quq!

评论(3)
热度(9)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