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不相逢(肆)

我终于记得要来把这个填完了_(:з)∠)_我有罪QAQQQQ

预计还有两章或一章完结。

叁还在补全中_(:з)∠)_

而且这章背后注意。


何处相逢?不相逢。

第四章

「回来后,我们再下一盘棋如何?」

王杰希同楼冠宁回府中,并没有看见喻文州,只看见了管家,管家说:“喻阁主在书房等候。”

王杰希嘱咐楼冠宁好好吃饭,然后把楼冠宁交给管家,自己去了书房。

回家时天便已经黑了,王杰希吹着冷风走向书房,书房门上映出了幽幽的光亮。

王杰希推开门,而后转身关紧门,上锁。

再转身,看着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喻文州,端着个浸过水一样的蓝色的茶盅,仅仅点了一盏琉璃灯,灯光照的王杰希十分陌生,这不是他熟悉的喻文州。

在暗处掌控这一切,仿若帝王一般,让人心生畏惧。无法想象,对人一直很温和的青年,认真起来会这样可怕。

是蓝溪阁阁主,喻文州。

见他站在门口,喻文州拿起桌子上的信封,晃了晃,上面的暗纹,随着他手的摆动,暗纹折射出琉璃灯的光芒,是冯宪君那里出来的命令。

“总部来命令了,我留守京城,你们前去。”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没有一丝笑容,原本总是充满笑意的眼底一片冰冷。

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就是这样,睿智的可怕,冰冷的让人寒颤,让人忍不住臣服。

“那暻王就劳你照顾了。”王杰希垂下眼睑,遮住眸子里的一片复杂。

再睁眼,就被喻文州压在门上,喻文州直勾勾地盯着他,让王杰希错觉自己是猎物,被捕猎者盯上的猎物。王杰希把头扭到一边,露出细白的脖颈,喻文州伸手扒开衣领,露出锁骨,把头埋在颈窝处。

鼻翼间满是清浅的梨香,呼吸间都是,喻文州忍不住沉沦在这梨香之中。然后,一口咬住了颈窝处,很用力以至于王杰希以为咬出血了,喻文州忽又松下力道,往下移了移,是锁骨,留下最近都不会消除的印记。

看着白皙的皮肤上鲜艳的印记,喻文州忍不住烙下更多却又止住了,让这个人从身到心,从头到脚都属于他。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而且王杰希明白,并且王杰希并不是不喜欢喻文州。

“回来后,我们再下一盘棋如何?”喻文州重新挂上王杰希熟悉的笑容,替王杰希整好衣襟,仿佛刚才那个人不是他。

“好。”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无法拒绝眼前人的任何要求,一切都那么和谐并无不妥之处。

“用膳了吗?”喻文州拉着人,打开门,一起走向花厅。

王杰希摇了摇头,同喻文州走到花厅,发现又上了一桌子的菜,全都是新做的。管家说,暻王殿下已经在练字。

王杰希同喻文州用完膳,走过花厅,拂开起遮挡作用的珠帘,看着在案前一笔一划认真练字的楼冠宁,这字已初露锋芒,王杰希教导楼冠宁写的帝王龙体,起笔敛锋,收笔潇洒,字迹潇洒暗藏锋芒。

楼冠宁认真的临摹着王羲之的快雪时晴,王杰希和喻文州耐心地看着楼冠宁临摹完一张,然后看着少年有些羞涩,王杰希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与需要改进地方。

第二日,王杰希收拾好信物,换身利落的窄袖长衫,拿起灭绝星辰,便走了。

战机刻不容缓不可耽误。

「等你回来后,我们再下一盘棋如何?」王杰希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胜喻文州,却又展颜一笑,输了又有何妨呢?

的确,这又有何妨呢?

评论
热度(6)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