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不相逢(伍)

完结了_(:з)∠)_

之后主更蔷薇_(:з)∠)_




第五章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这场仗打了半年,导致没有回家过成年还拖到了二月间,怨气积攒久了就如同充气过多的气球。


爆了,没错就是爆了。


在最后一场战役里,王杰希为护张新杰而挨了一剑,还是右臂,王杰希硬撑着拿着灭绝星辰破开一条血路。


一条混合着自己的血与敌方的血的路,血不断地流,落在地上绽开最为妖艳的花,有的顺着银白色的剑身落下,宛然一尊杀神。


方士谦看见王杰希时,眉头可以夹死苍蝇,抿着唇给王杰希包扎,王杰希脸是惨白惨白的,却还是扯出一个笑容,道,先生,没事。


方士谦手下一用力,王杰希倒吸一口冷气,果然是生气了。方士谦心疼啊,越是皱眉手上的动作就越是轻。


小王爷啊,方士谦包扎好,认真的看着王杰希说,别我不在你就受伤,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然后在王杰希包扎好的后一个时辰,战役胜利,将判犯压下,准备启程回京。


被强行披上披风的王杰希,雪白的狐裘下露出青碧色的衣角,站在那里一丝不苟的指挥着。中草堂利索的做好善后工作。


因为有伤员的缘故,所以走得挺慢的,磨蹭到三月间才到。


中间走走停停,蓝溪阁的二阁主黄少天吵吵嚷嚷的,片刻不得安宁,还老往王杰希那儿跑,话题无一不是你什么时候把喻文州还给蓝溪阁。


王杰希打了个哈欠,寸步不离的方士谦立刻出声赶人,黄阁主,我们堂主有病在身,不宜久留请回吧。黄少天只好走了,走时还看了一眼王杰希。


哪里是我不还他们阁主,是他们阁主赖住我了,我还未问他们要住宿费呢。靠着软垫子的王杰希懒洋洋的眯着眼说道。


伤患可以不用做事是可以原谅的。就比如王杰希翘个腿,抓了把瓜子嗑,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忙的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跑。


就这么晃悠晃悠,也晃悠到了京城。


王杰希换上一身月牙白的亲王服,出现在视线中,大风忽起,刮开带着梨花花瓣的风,吹的满处都是。河畔的柳树都已经染着浓重的绿色。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站在城门口,落得满身梨花瓣的王杰希,看着来迎接他的喻文州和楼冠宁,唇边浅笑。距离一步一步地拉近,清浅的梨香从浅薄到略浓。


接着伤病的借口,回到府中,休息了一阵,先是去看楼冠宁,发现自己不在,也很认真地练字,随意问了几篇文章,都背的滚瓜烂熟的,解释也清晰。


果然蓝溪阁阁主来教导就是不一样。



用过膳后,在书房同喻文州下棋。


落子间,喻文州一步步紧逼王杰希,随着他的逼近,逼到了绝境,王杰希落败。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闭上眼。”未等王杰希说话,喻文州已经开口。


王杰希闭上眼,感到唇上一阵柔软,睁开眼想要看喻文州,却被蒙住,顺着软榻躺下,喻文州温柔却又霸道的亲吻。


唇舌分离,喻文州附在他耳边说,我喜欢你。


王杰希轻轻的说了句,我也是。


不需要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只需要平平淡淡就好。


王杰希的胳膊好了后,圣上急宣王杰希入宫,一个下午王杰希都在皇宫。



第二日,先皇驾崩,新皇登基。


改号荣仁,国丧后,第一次早朝后,王杰希在大殿里同新皇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等王杰希推开殿门,逆着光回头看了一眼,龙椅上的新皇叹着气,伴随着一声拟旨,退出大殿。关上门之前,微风带来的梨花就在殿里,落在了他的拽地的衣摆上。


一步步的走下白玉九龙阶梯,看着那人一身朝服站在梯口等他,笑的一如初见。快到梯口的时候,他张开双臂,拥住了他。


荣仁元年,凌王王杰希退出朝堂,中草堂堂主交给高英杰。同年,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将阁主交给卢瀚文。


无人知晓他与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去了哪里。


不相逢。


何处不相逢。


梨花已落。


—END—


评论
热度(20)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