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多cp主喻王] 荣耀路十号「壹」

开头苦逼小能手。


lo主脑子有坑不作死就不会死系列之二。


ooc预警注意。







荣耀路十号。







「王将军,请多指教。」



王杰希手中的钢笔落下最后一笔,王杰希扔下笔,甩甩手,从藏青色的衣袖下露出一截子白的晃人眼的腕子,缓慢而有力道地揉着,感受着酸疼。



看着已然夕阳落山,一片昏黄,将文件塞进文件夹里,将钢笔合上笔帽插进青花瓷的笔筒里,拎起搭在椅子背上的外套,金穗子碰撞发出声响。



随意地披上,推开门走出,锁好门。再转过身来,出现了几人。



“王将军,我家大人想请您吃顿饭,赏个脸?”说话的人,笑的灿烂,露出一口白牙。



王杰希抬抬眼,看的那人有些笑不出来,然后垂眼抬手示意带路。



“王将军!请!”那人赶忙让王杰希先走,自己在后面跟着,落后了王杰希几十步。



开玩笑,这可是十大元帅之中最不可猜测的魔术师,有可能下一刻你就身首异地。



王杰希身形笔直,披着的外套,袖子和一摆飞起,踏着地板好似要踏碎般的,忍不住搓搓胳膊。



上了车,车窗的帘子拉着,王杰希闭目养神,搭在腿上的手,竹节似的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究竟用这双手杀过多少人,执着的长剑饮过多少人的血?



漫长的路程也有终点,王杰希下车看着,虚空园,带路的那人道:“王将军,我家大人知道您喜欢吴羽策唱的戏,今儿个特意包了场!”


“哪出儿?”王杰希开口问道。



“是那孽海记里的《思凡》!”



王杰希上了二楼,看见了坐在梨花木椅上的喻文州。



“王将军。”笑的温文尔雅的青年,站起来拉开了隔着一张小玻璃高脚圆桌的另一张梨花木椅。



“我是新任的情报局局长兼财政部部长。王将军,请多指教。”对着王杰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王杰希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把手覆在青年的手上。



“喻部长。”



王杰希冷峻的面容因为一个笑容而柔和下来,王杰希是个军人,却白的晃人眼,喻文州觉得军装特别衬王杰希。



那种孤傲如梅,带着一身冰雪气儿,宛如天神般的人,军装加身,更是带着一股子威严。



其实,喻文州见过王杰希还同他搭过话,不过那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喻文州永远忘不了王杰希当时那种锋芒毕露的样子,就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可以斩断一切困难,一直向前,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前行。



天不怕地不怕的魔术师。



当时因为要去国外留学,而跟着父亲去了总部,就看到

那时的王杰希,喻文州记住了他。



轻声的反复咀嚼这个名字,王杰希,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喻文州会时时想起这个名字,从他父亲那里得知他的消息,真的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一样,是微草的希望。



喻文州的父亲不反对喻文州了解十大元帅,这个王杰希如果能交好,那对于喻文州学成回国后接替他给他准备好的位子有莫大的帮助。



王杰希总感觉喻文州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拉回王杰希思绪的是,《思凡》开始了。



吴羽策一身华丽的戏服,上了妆的脸上一片凄哀,唱腔一出让人惊艳,十足十的昆曲味儿,婉转华丽,情感真挚。



“佛前灯,做不得洞房花烛。

香积厨,做不得玳筵东阁。

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

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芙蓉软褥。

奴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汉。

为何腰盘黄绦,身穿直缀?”



喻文州暗自惊叹,难怪这戏园子冯宪君出来保,这吴羽策唱的如此好,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仿佛自己那戏中的思凡一般。



一曲罢,最后一句尾音悠扬,带出宽阔的空间让人联想。



“多谢喻部长了。”王杰希对着喻文州说道,认真的看着喻文州,眼中似有万千星辰一样。



“何必言谢,以后就一处处事了。”喻文州笑着回道,王杰希闻言点了点头,而后端起茶盅喝了一口。


————————————————

欢迎订阅tag,欢迎指出毛病ヽ(*。>Д<)o゜一起讨论剧情也欢迎


评论(3)
热度(13)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