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你我之间遥不可及「喻文州生贺其一」






ooc!ooc!ooc!

架空向












—他的眼神太遥远,他们之间仿佛相隔几世纪。
— You think I'm untouchable.
—你我之间遥不可及。




他太过于神秘。

喻文州是这么认为的。

他叫王杰希,王储的王,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是比他高一级的学长,同时也是微草的级长。

出色的成绩,冷峻的面庞,虽他的眼一大一小,但里面却有万千星辰。

喻文州却发现他一眼,仿佛万年。

一点也不相符。










王杰希是荣大的知名风云人物,初入学校时锐不可当地破了新秀墙的强人,跟荣大的王牌叶秋进行了长达两天的辩论。

辩论完叶秋也不轻松,采访的时候,说,他的思维很跳跃却很连贯,条例却清晰,就如同魔术师一样。

然后,王杰希魔术师之名就传开了。

“老方,你捡到个宝啊!”叶秋拍着方士谦的肩膀说道,方士谦回以粲然一笑,毫不知耻地说道,对,我家小级长就个宝贝!

叶修啧啧啧了一阵,看着方士谦极其没出息的围着王杰希转,老方,有点骨气行吗!给我们长点脸行吗!

对于此方士谦表示,你一定是羡慕嫉妒恨空虚寂寞冷了。


王杰希接任级长的时候,方士谦就出国了。


方士谦离开的时候,王杰希非常平静,有些不寻常的平静。









喻文州看见王杰希是在夏日的一个晚上,在荣大后方草地的最高处。


王杰希躺在那里,双手垫在脑后,看着星空,唇角带着笑容,温柔了他的冷峻。

喻文州背着画夹,在离王杰希不远处停下来,摆好工具,拿起铅笔开始打草稿,三两笔就勾勒出轮廓,换了几只笔仔细刻画。

画中有人有星空,喻文州开始着色,水彩的渲染,喻文州上色细腻,一幅画下来,看起来十分舒服。


“很漂亮。”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是让喻文州吓了一跳,但按在肩上的手,力道不大却让喻文州平静下来,仰头看见被誉为高岭之花的王杰希,他嘴角的笑容足以让人沉溺。


“谢谢。”喻文州挂起招牌笑容,王杰希的用指尖蘸了些颜料,在画上随手一抹,看似是随手一抹,画上出现了流星,恰到好处。

“要到门禁了,不走吗?”王杰希说着,仰头看向星空,在这个城市很罕见,因为越来越现代化,污染越来越严重。


喻文州听到门禁,赶忙收拾起东西,王杰希帮他把漏掉的东西捡起来递给他,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嘴唇动了动好似要说些什么,王杰希道:“快走吧。”



“ You think……”喻文州远远的听见模糊的发音,仔细听也仅仅辨认出两个单词。

到底在说什么呢?

“ You think I'm untouchable. ”









喻文州再见到王杰希就是在艺术节上了。

微草那边的开着嘲讽,嘲讽蓝雨没妹子,而且微草那边还特地让柳非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气死那边蓝雨的。

“庙里的兄弟,要不要我给你开几副药防肾虚?”


“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出来一决胜负吧!”对面的小孩扯着嗓子喊道。


刘小别带着耳机沉沦在自我的世界里,压根儿没理卢瀚文。


卢瀚文卢小少年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刘小别的耳机给拽了下来,然后刘小别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柳非看着刘小别追着卢瀚文跑了出去不见人影,转头要找王杰希,发现对面蓝雨的级长喻文州已经来找王杰希,而且还同王杰希聊天。

柳小姑娘一身森系的薄荷绿长裙,裙上无规律地缀着白色穿珍珠的小花和绿叶刺绣,头发就把中间一股扎起来用同色的蝴蝶结固定,随着动作,长发飘飘,自当是让对面蓝雨的看的眼都直了。

“今日是艺术节,前辈你有什么节目吗?”喻文州今个儿穿了件藏蓝的棉麻衬衣同色的温莎结领带,黑色的西装裤,臂弯处还搭着外套。

王杰希就简单许多了,浅绿色的半臂西装外套,喇叭袖的白衬衣,白色的修身裤。王杰希想了想,点点头回答道:“有一个书法表演。”

“前辈会书法?”喻文州从身边经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拿下两杯鸡尾酒,递给王杰希一杯。

“嗯,小时候学的。”王杰希接过鸡尾酒,对着喻文州举杯示意,然后抿了一口。


“很期待。”喻文州眉眼弯弯的说道。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毫不吝啬的在唇边绽开一个笑容,喻文州的笑意更深。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告诉什么?


算了。


王杰希换了身繁复白锦斜襟长袍,为了凸显效果,拽地且加了一层纱,戴着假发,假发上还有冠,垂下的流苏藏在发中,脸上浅浅上了层妆。


“接下来,”苏沐橙顿了顿,露出惊讶的神情,“竟然是——”意味深长的停顿,露出甜美的笑容,“那么,有请他上场!”


幕布落下,苏沐橙下台,台上清空,接着幕布拉开,竹笛悠扬的乐声响起。

先是上来四位身着竹叶青的半臂襦裙的姑娘,四人,端砚,持墨,执笔,抱布。


坐在前排的喻文州直起身子,然后台上突然一片雾蒙蒙的,台下微草的人卖力的制造白雾。


然后白雾中有人走出,雾慢慢散开,王杰希站在那里,锦衣白纱,拒人千里的气场,仿若仙人。

王杰希挽袖执笔,小姑娘就开始研墨,另外两人一抛白布,扯开,拉直,王杰希一沾墨,腕子一动,墨迹出现在白布上,潇洒恣意的字迹出现在布上。

写到极致,王杰希将笔一甩,反手接住把最后一笔加上,然后用大笔的笔尖儿落款,一首曲子也结尾。


沧海明月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台下的妹子们疯狂的喊,“杰希大大好帅!!”“杰希大大我要给生花果山!!!”“杰希大大新年我跟你回家好不好!!!”“杰西卡大大请正面上我!”


然后王杰希站在台边,从不高的台上跳下来,走到喻文州面前,唇边笑容有如盛放的梅花,声音很轻,将布交给喻文州道:“诞辰快乐。”


喻文州感觉心跳加速了。












你想要说什么呢?


You think I'm untouchable.


那场艺术节过后就放假了,喻文州没有看见王杰希。


等他回家后,他收到一张明信片,是星空的,背面是漂亮的花式英文,只有一个词。



untouchable


你我之间遥不可及。



喻文州看着字迹,忽然低低的笑了,像魔鬼一样蛊惑人心。



王杰希你是想说什么呢?



是想我明白还是不呢?


阻止吗?拒绝吗?












你认为你我之间遥不可及,

我却认为你我之间仅咫尺。

You think I'm untouchable?

But I think we are close.


回校后,喻文州依旧没见到王杰希。

躲吗?

等到喻文州再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是在毕业典礼上。

他看着台上发言的人,总感觉他瘦了,瘦了很多,眼下的青黛根本掩饰不住。

毕业典礼后,喻文州就在出口那儿堵人,结果被告知他从后门走了。









当天晚上喻文州就跑到那个草坪那里,如愿以偿的看见了王杰希。

王杰希站起来,两人持对立状。

“你不是说,”喻文州顿了顿,“ You think I'm untouchable? ”

“ But I think we are close. ”


“你觉得遥不可及,我却认为近在咫尺。”

喻文州一步一步地走向王杰希。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你说的遥不可及,只有七步。”

“ Could you accept my love? ”

王杰希对他笑了起来。

—Fin—

评论(28)
热度(46)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