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没有情节可言的段子

组织相信我!

这是喻王!!!

喻王!

ooc

ooc

ooc

题记是用来装逼的,而且这还不是我写的[躺]


更换与改写的结果,

是放下长剑与毒誓,

去聆听教堂的钟声。

——题记。

王杰希举着顶端镶嵌着拳头大小的森林女神之泪的权杖。

站在祭坛上,拂面而来的狂风刮起他翠绿色的披风露出下面银色的长袍,与带着王冠有些长的头发。

森林女神之泪顿时光芒四射,亮的人都睁不开眼,王杰希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光芒所指的方向。

那里,可以拯救微草。

光芒所指的方向是南方。

一个四季都温暖,有着湛蓝的大海,那里的风都带着海的咸味与鱼腥味。

大陆的南端是蓝雨。

光芒渐渐暗淡,恢复到原本柔和的光芒。王杰希仰起头看着乌云散开后的万丈光芒,温柔的抚过微草的每一寸土地,微草的人民看见着阳光,贪婪的呼吸着,好似能闻到太阳的味道。

王杰希持着权杖走下祭坛,走下蜿蜒的九十九节台阶,看见了在台阶下等候的骑士们。

王杰希对着他们露出安抚性的微笑,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太担心。

“我要外出。”

“我不在的时间里,教皇方士谦代我管理微草。”

王杰希说完,便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推开沉重的大门。

王杰希取下了头上藤蔓样式的王冠,褪下了代表着微草国王的服饰,从衣柜中取出了当上国王后就再也没有穿过的旧服饰。

魔道学者的服饰。帽子尖儿还垂着最璀璨的星辰,还是当初去星辰陨落之地找到的,帽沿儿上是天空女神的微笑,长长的披风,披风还差个东西连接,权杖上的森林女神之泪化成胸针,权杖变成扫把样式,一动还能落下银色的碎屑。

王杰希在巨大的水晶镜子前露出一个微笑。

“从前的那个小魔术师又回来了。”方士谦在教堂最高处的窗台边,看着天边的那个身影说道,丝毫不在意昂贵的金色衣摆沾上灰尘,笑的眉眼弯弯的被阳光照耀,十分的好看。

“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地方都敢闯的小魔术师。”方士谦露出怀念的笑容,端起醇香的红茶抿了一口。

方士谦还记得,王杰希的接位大典,少年跪在他面前,他带着和煦的微笑为他戴上王冠,递给他新做好的权杖。

看着少年坐在王位上,接受着所有人的跪拜。

他是微草的王,他们都是他的子民。

同时微草也束缚了他,被束缚已久,再次回归天空,翱翔天际。

方士谦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将有更长一段时间的管理,嘛,他开心就好了。

方士谦看着小徒弟那旺盛的求知欲,就将手指竖在唇边,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从前,大陆有个魔道学者,我们称他为魔术师。

他有着比风还快的扫帚,能撒下比星辰还璀璨的碎屑,他有着比夜空还深邃的双眸,他的指间闪动着柔和的绿色光芒。

不要怀疑那光芒,虽然看起来很温和,但在他手里就变得很凶残了。

他如果很多地方,比如危险重重的撒拉迪落森林,难以到达的星辰陨落之地,景色优美的燎火之原,颇具风情的达那咔之丘,他的经历十分史册都写不完。

魔术师本不应该受束缚的。

故事的主人公正赶向大陆的南端。

他一路上看到的风景,数不胜数,最终他在离蓝雨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停了下来。

小镇上,清晨迎着第一抹朝阳而开还带着晨露的娇艳的花朵,微风吹起了貌美的姑娘们花裙摆,她们的容颜如花一般。

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是微草的国王,他可以肆意的享受这种安静的美好。

当他洗漱完,准备出去吃饭时,他听到外面一片嘈杂,他就把窗台打开,看见外面穿着铁甲的骑士,与执着冰蓝色长剑的黄头发青年。

————————————————————————

预知后事,你猜我给不给你讲!

评论(23)
热度(12)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