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以水照月,以心为镜「说书人系列之一」

古风paro

ooc

ooc

ooc

慎入

我决定顺应大众,都是虐我也来!!!

不确定会不会成虐orz!!

以说书人的方式来的,我一直很喜欢这种方式。

有tag!你们想看啥cp来点owo!!

|

|

「以水照月,以心为镜。」

京城中有一处茶楼。叫,以水照月。

里面的说书人可是京城一绝,不少人不远从京城前来,就为在茶楼中叫壶茶两碟子点心,听那说书人说上一段书。

没人知道这说书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只知道他姓澹台,不过这显然也被人遗忘。

这说书人不讲那些情情爱爱的,痴痴绵绵的,讲的都是豪气壮阔的故事。

今儿个讲的是他不久前听到的故事。

他说这里面的主角是两个江湖有名的人。

扇子一合一敲桌,把所有人的思绪都拉到那年春天。

京城有一处四合院,与胡同里其他院子无甚差别,门前两个石狮子,朱门兽环,白墙黑瓦。

没挂匾额,显得特立独行了,反而让人好找。

循着青石板路一路走,刘小别在靠着一颗古榕树旁找到了那处没匾额的院子,走上前去,拿起兽环,看似无规则的碰了门三次,然后松开,不久就有人打开门。

是个穿着翠绿色曲裾,容貌姣好的女子,女子看见刘小别,粲然一笑,“别哥你来啦。”

刘小别点点头,然后走进去将门关上,又再次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风吹过榕树的新叶飒飒作响,如同一支轻快的曲子。

院子里有人摆弄着花草,头发用簪子随意的挽起来,一身碧色的长衫,挽起的袖子露出一截白得晃人眼的腕子,有些细却有力,一双漂亮的手持着一把剪子修剪花草。

“先生,”刘小别顿了顿道,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开口,犹豫了很久,久到修剪花草的人说。

“小别,你说吧。”那人叹了口气道,接着开始摆弄一株还未开花的牡丹。

他是王杰希,江湖上颇负盛名的微草谷的谷主。

“是蓝溪阁的阁主喻文州!”刘小别狠下心来说出了一个在微草称为禁词的名字。

王杰希不留神剪断了一大截子花枝,回过神来,不在意的丢掉也停下了修剪花草,然后转过身来看着刘小别抿着唇,一言不发。

刘小别看着这株王杰希宝贝了很久的牡丹,被王杰希盯着眼皮跳跳的。

“哦是他啊。”良久,从王杰希的薄唇中吐出几个字,语气是说不出的凉薄,让人有些寒颤。

“他说,黄少天受伤了,请您出诊。”

“伤哪儿了。”王杰希弯腰捏起那截不留神剪下的花枝,弯起了唇角。

“腰腹处,蔓延到背部,伤口有些深。”

“好了我知道了,你跟他说我不日出诊。”王杰希把花枝插回白瓷花盆里,怔怔的看着花枝出神。

刘小别对着王杰希行了一礼,便同站在门边等候已久的女子一同出了院子,返回微草。

王杰希站在院子里,看着花枝笑了出来,道:“喻文州啊喻文州,你为什么……”最终都掩藏在深深的叹息中。

伸出手,两指一并一捏一动,花枝一分为二。

然后将折断的花枝再次插入花盆中,拍拍手,回房整理药箱。

刘小别那头儿是快马加鞭的赶到蓝雨分部,不管不顾的冲进去对着喻文州说,喻阁主,谷主不日出诊,望阁主做好准备。

端着个跟浸过水一样的水蓝色的茶盅,笑的温文尔雅的喻文州,温温的道:“多谢刘堂主告知,某自当准备妥当。”

刘小别便告辞了,没有看见垂着眼看着碧澄澄的茶汤抿着唇出神的喻文州,太像王杰希了,太像了。

刘小别急忙忙的赶出来,又急忙忙的骑上马赶回微草,他这一出诊南下,堂里定是堆积了不少的事情等他处理,自当不敢怠慢丝毫。

喻文州回过神来,招来人,让他们把自根儿住的那个小阁楼再收拾出一间房来,又让他们做一桌子时令的菜清淡些,一定要做梨花冰,冰糖不要太多,适中就可,最后一定要用冰水过一道儿这样才爽口。

果真,王杰希换了套柳青色的装束,将羊脂玉的玉佩挂上,头发照旧用帝王翡挽起来,挎着个药箱子就出门,然后慢悠悠的晃到了蓝溪阁分部。

抱着胸看着眼前的人,淡色的衣裳,梳得整齐的头发,笑的温文尔雅的人。蓝溪阁阁主,喻文州。

“喻阁主怎知某今日来?就不怕侯不着吗?”王杰希冷冷一笑,薄唇吐出的话如同一把锐利的刀。

“不怕。”

不打擦边球直接了当,反而让王杰希说不出话来。

要说名医脾气不好,那王杰希的脾气不好到岂不是得把天都破了?蓝溪阁守大门的护卫默默的捏了把汉。

这样锐利的王杰希是罕见的,好似只有碰上喻文州才会如此。

王杰希心里泛起苦笑,喻文州啊喻文州,你这般是为哪般?

被喻文州领着进了蓝溪阁,黄少天可不住在这里,因他伤这般狠便不让他奔波了,喻文州这次是来接人的。

王杰希看着满桌子与他口味相符的菜,不由得垂下眼,随即执箸不管喻文州如何,先吃起来,吃饱了才能奔波。

一路南下起码要几个月,就是不停奔波也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王杰希想着如何同喻文州一起度过这两个月。

说书人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不管不顾的拿起扇子走人,想听后面的故事,明天再来罢。

也就这以水照月的说书人有这般大的派头,管你是谁也要照我的规矩来。

—等我慢慢写啊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19)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