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许刘·以骨为剑「以水照月前文」

慎入!!!!请看完前景提示!!!!

慎入!!!!请看完前景提示!!!!

慎入!!!!请看完前景提示!!!!

*前景提示:

古风paro

以水照月的前文。

说书人会出现看你们能不能逮到他啦XD

因为刷游戏,有别哥的地方就有许副,两人之间简直了!

主许刘,刷喻王。

第一次写许刘quq

而且是悲剧……许副死亡向,不是黑化是其他原因,建议慎入,我对不起许斌对不起他!!

求不打脸QAQQQQ憋打我QAQQQQ

相信我!!!我对微草是真爱!!!!

ooc

ooc

ooc
















「以骨为剑,生死相护。」

用他的骨锻造的剑,如他人一样。

刘小别随手携带着一把剑,这是把好剑。他特别地爱惜,日日擦拭,每当触及这把剑,他的眼神意外的温柔。

卢瀚文曾问起过这把剑的来历,刘小别抿唇,卢瀚文从刘小别的眼中看见了浓到化不开的悲伤。

就像曾经在他们阁主喻文州眼中看见的一样,而后再也不曾见过王谷主只身来到蓝溪阁中。

刘小别握着剑柄,看着正在长个的卢瀚文,扔下一句:“什么时候赢过我,我就告诉你。”

于是,等卢瀚文长大了,长得都比刘小别还高了,都接任蓝溪阁,成为阁主了,当他再找刘小别比试,柳非在一旁泡茶。

不出意外,刘小别输了,卢瀚文兴冲冲的说:“前辈能告诉我了吗!”

刘小别应了一声,坐下开始喝茶,一旁的柳非叹了口气道:“卢阁主,请坐,这件事我替别哥说。”

“阁主还记得我谷中已经逝去的许二谷主吗?”柳非将倒得七分满的茶放在卢瀚文手边道,卢瀚文点头。这许斌不是救了兴欣一次嘛。

柳非叹了口气开始讲起了那个如同昙花一现的故事。刘小别摩挲着剑柄眼神投向远方出神。

许斌是半路加进微草谷的,代替了邓复生的位子。还是王杰希特地去找杨聪商量的,把李亦辉交换过去。

自此许斌在武林的声望大大提高,微草谷的二谷主,这可是个不得了的位置。

许斌来的那天,刘小别在练剑,微草谷所有的高层人员都在飞刀剑,许斌踏入院子的时候,从白梅下看见一抹翠色,如同一条翠色玉带河,流进了许斌心底。

当刘小别舞完剑,剑尖稳稳的接住一朵落下的梅花,许斌鼓掌,刘小别抖下梅花,将剑立于在身后,转过身来看他。

一双丹凤眼,薄如刀削的唇,高高束起的马尾,垂下的串珠白流苏藏在乌黑的头发中,回眸看他,他的眸子如墨如镜,许斌在那双眼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王杰希起身介绍道:“这是许斌。”然后王杰希依次介绍道:“袁柏清,柳非,高英杰,肖云,李济,梁方,那是刘小别。”

“你们好,今后要一起共事,不足的地方望多指教。”许斌微笑道。

各位都很友善的跟他打招呼,只有刘小别用剑将两杯茶盅一抛,随后利剑归鞘,脚尖一点,一杯自己接,一杯飞向许斌。

许斌面色不变的接住,一点不漏,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道:“好茶。”

“自当。”这是刘小别对许斌说的一句话。

“刘堂主对某有意见?”许斌落座后道,正巧刘小别将剑一横拍在石桌上,剑穗垂下,尖儿朝着许斌。掀开茶盖,垂着眼道:“怎敢。”

对于为何刘小别将剑尖对着许斌,是因为许斌的位子没挑对,刘小别每次将剑一横固定的位子,都不坐人,这不许斌一来就坐那儿。

袁柏清开口道:“二谷主是误会了,这剑尖儿的朝向可是固定的,一般不坐人的。”许斌点头,原来如此,刘小别瞟了一眼儿袁柏清,袁柏清淡笑回视。

后来许斌问起这第一次见面是为何,刘小别捏起一个豆腐虾球,淡淡一笑道:“多久的事儿了你还记得。将茶杯扔向于你是测测你的功力,剑尖儿朝向则是柏清所向你解释的。”

刘小别是个冷面热心的,这其他人也乐于将两人凑一块,美名其曰同门培养感情。本意是单纯的同门情,鬼知道他俩是怎么搞上的。

这次南下去临安,兴欣门主叶修请微草谷派两人来临安协助调查一件事。

这事也奇,把堂堂四谋士之一,前斗神且十八般武艺精通武功高强的叶修给难住了。门上的安文逸还是太年轻,这不就请了微草谷的人来。

两人一路南下,废了好几匹马,日夜兼程,到达临安进了兴欣安排的院子,刘小别啥也不顾就跑去睡觉,许斌无奈,跟兴欣的寒暄完也去睡了。

一觉醒来已是天明,刘小别一觉睡得舒爽,早早起来练剑。一袭浅色的窄袖护腕衣装,料子是云锦,还加了层儿天河纱。

许斌穿戴好出来就看见练剑的刘小别,一如初见般回眸看他,不过唇边漾出一抹笑容,这兴欣的就来送饭。

熬的软乎乎的米粥,几碟子小菜,包着海鲜的蔬菜卷用韭菜扎起来的。刘小别和许斌食指大动,这太合北方爷们儿的心了,不多时就吃完了,侯在一旁的人收拾好。

两人吃饱了喝足了就去见叶修,歪坐在太师椅上,一袭红的似乎能灼伤人眼的红衣,拿着一只白玉烟杆儿,吞云吐雾。

“不知门主请我微草有何事?”许斌同刘小别一起见过礼,知刘小别不喜这些场合,许斌站出来问道。

只见云雾那头儿的叶修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我门中有一人生了种怪病。”许斌问,什么症状。

叶修想了想,说:“表面上还看得过去,可这身子虚,就像竹子一样,空心儿的。而且耳后会出现墨绿色的印记。”

刘小别一听皱起一双剑眉,抿着一双薄唇,随即开口道:“这听起来很像微草谷的禁药。”随即问道:“叶门主,能看看那具尸体吗?”

叶修从椅子上起来,道:“我带你们去,你们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老王不得找我拼命。”说罢便领着两人去了地方,旁边守着几人,看见叶修连忙行礼,叶修摆摆手。

用掌风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那层白布,整个人都出现在眼前。刘小别今天照旧是马尾,多加了冠,刘小别将簪子取下来,旋开顶部,从中倒出三粒丹药,自己吞一颗,叶修许斌皆吞一颗,其他人皆退下。

刘小别走上前去,蹲下来,隔着层儿天河纱给那人把脉,逐渐皱起的眉头都快能夹死苍蝇了,许斌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挡住了叶修的视线,用食指和中指抹开刘小别的眉头。

这个动作有些过分的亲昵,但是许斌也不知怎么得,就鬼使神差的上前去给他抹平眉头,好像仅仅是因为皱起来不好看。

然后许斌蹲下来,刘小别扯着他衣服离得近些,在他耳边悄声道:“这是谷中的禁药,而且可传染,不久就会尸化,必须让谷主来。幸好兴欣的防护工作做的好没有其他患者。”

许斌点点头,站起来面对叶修道:“叶门主,这中的的确是我谷中的禁药,方士谦前辈不知去向,必须请谷中亲自前来。这地也不能再留人了。”

叶修点点头,立刻把人清空,且去写信,再用训练好的猎鹰传书,效率比飞鸽不知道快多少倍。看着训练有素的鹰展翅高飞,在天际划过。

王杰希接到信,很快回应,身后一抹蓝的如同天空一样的衣袖覆在他荷叶色的衣袍上,来人将下巴搁在他肩上,王杰希抓住作怪的双手,“别闹。”

喻文州偏头在他耳边道:“哪里闹了,你写你的,我玩我的。”说完,含着有些红的耳垂。

王杰希的笔一顿,纸上出现一个墨团晕开一片,只得再拿了张来重新写,略有些颤抖的道:“等我把信回了。”喻文州松开嘴,笑的眉眼弯弯,活像只得到猎物的狐狸:“好。”

看着猎鹰起飞,喻文州笑眯眯道:“好了,信写完了…”走去房中,一扯腰带,衣衫尽落。

王杰希很快回话了,尽快赶过去,为防止尸化先泼几盆子醋,再用草盖住全身,厚厚的盖一层儿。然后再绕着地方撒一圈儿雄黄酒。

叶修赶忙让人泼醋,盖草,撒酒。空中充斥着酸味与酒香交缠,令人作呕的味道。又在旁边竖了一圈儿的稻草人。刘小别同许斌除去睡觉,其他时间都在这个地方的外围。

他们消磨时间的方式,舞剑,泡茶,下棋,聊天。有时叶修来了,就同他们聊一聊以前的事。

两人的感情深了起来,但不会往情爱的方向想。王杰希来了,带着喻文州,叶修照旧抽着烟。刘小别同许斌退出去。

刘小别和许斌到外围感觉到不对劲儿,用劲儿推开木门,发现尸化了,刘小别随手抓来一弟子:“快去找叶门主,说尸化了,快去!”抽出腰间的利剑投入战斗。

三人之间的气氛莫名的诡异,谁都不说话,叶修默默的抽烟,其余两人默默的喝茶。突然冲进来一个弟子,大喊:“门主!尸化了!”三人脸色一变,急忙赶过去。

当到达地方时,看见许斌抱着刘小别,尸人朝许斌的背后抓去,撒下鲜血,刘小别手里的剑贯穿了尸人,不偏不倚正中心脏。刘小别丢了剑,尸人朝后倒去。

两人倒在地上,刘小别眼里的泪不住的往外流,他捧着许斌的脸说,许斌,许斌,许斌你别死啊,我还没死你怎么能死!许斌,许斌,你醒醒!压抑的哭声里不住的喊着许斌的名字。

许斌虚弱的笑着,颤抖的抹去他眼角的泪水,低头在他的眉心落下一吻,俯在他耳边说,别哭啊,还有你别咒我,我怎么可能死,我……还没说完就昏了过去。

王杰希走过去,刘小别泪眼朦胧的看见王杰希,呜咽着说:“谷主,谷主,救救许斌,一定要救他!”王杰希叹了口气道:“小别,你听我说。你先松手,我会救他。”用帕子替刘小别擦眼泪。

刘小别松开手,随即就有弟子来扶起许斌,王杰希扶起刘小别,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然后把他带回院子,让他睡一觉。

刘小别听话的闭上眼,等到他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均匀,王杰希替他掖好被角,还是有些不放心,点了他的睡穴,便走出去轻轻关好门。

“你说,他们之间……”王杰希转过身说着,喻文州伸手将他拥入怀中,说:“别想了,去看看许斌吧。”王杰希闷闷的嗯了声,便与喻文州一起去看许斌。

袁柏清不愧为方士谦精心栽培的弟子,为许斌治疗禁药的伤,捏着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穴位,顷刻间,许斌身上扎满了银针,又往他嘴里塞了几片参片。

再次捣起了药,然后倒到纱布上,一挥袖银针全部起来,袁柏清再一挥,全部落在盆中,银针大半边都黑了,许斌同时吐出参片与一大口黑血,袁柏清替他把纱布缠上,便端起盆子往外走。

王杰希同喻文州来时看着袁柏清用鹿皮一丝不苟的擦拭着银针,把它擦的锃亮,在阳光下闪着光,让人不由得眯起眼。颇有当年方士谦的风范。

—憋问我为何停在这里而且为何又是个不知何时有后续的TBC—

以心为境后面因为这个全部推掉重写,

而且我又要上课了QAQQQQ我尽力更!不会坑哒!!

评论(4)
热度(15)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