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钟楼/古风] 梨花折(一)



就是不相逢的延伸,有改动。


私设,ooc。





第一折 封王




今日的圣旨,封皇后遗孤楼冠宁为暻王,封地与凌王相连,南下沿海一带,让多少文臣跪地高呼,圣上三思啊!圣上烦躁的一挥手,朕意已决,退朝罢,凌王留下。


圣上留了凌王王杰希,道,“杰希,冠宁我就交给你了,切不可让他参加夺嫡之争,朕…也能对得起她了……”


王杰希应了,末了加句:“圣上也不用过于自责。”


便退出大殿,徒留坐在龙椅上的人自己被扯进回忆里,发出一声叹息。


王杰希往皇后的宫殿未央宫去,这未央宫里没有几个人影,偌大的宫殿也只有楼冠宁和几个忠心的仆奴,其他不是被遣出去了就是央着如今宫中的掌事丫鬟出了这未央宫。


王杰希到的时候,楼冠宁正坐在院子里的那颗梧桐树下,拿着本千字经,就着上面的注音一个字一个字地磕磕绊绊地读着。


虽然不熟练但孩童软糯的嗓音与认真神情令王杰希微微一笑,听到读错的地方,指着那处儿道:“这里读错了,应该是……”楼冠宁顺着月牙白的衣角往上看,看见一张有些陌生却有着笑容的面庞,轻轻浅浅的梨香让楼冠宁心神安静下来。


“你是谁?是来接我的吗?”楼冠宁眨巴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道,王杰希说,是,我来接你。


“你愿意和我走吗?”王杰希对着楼冠宁伸出手问道,逆着光的青年,有如白玉铸就的手掌,从月牙白的衣袖下伸出来。


楼冠宁歪着头,想了半晌,有些迟疑的伸出手抓住了王杰希的手。


他带着他逃离这个令人压抑无法喘息的地方,不再被禁在一隅天地,让他看遍万川山河如画江山。


楼冠宁跟着王杰希走出未央宫,快到宫门的时候,拉着王杰希的衣角说:“我能不能再陪母后最后一个晚上?”王杰希点头应允,那我明天再来接你。


楼冠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垫着脚在坐着的王杰希脸上亲了一口,王杰希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在楼冠宁额上落了一个轻吻。


明天傍晚是楼冠宁的封王礼,从凌王府出。


楼冠宁回到未央宫里,在梧桐树下站了很久,仰着头看这颗梧桐。


凤栖梧桐。


母后说想她了就看这颗梧桐。楼冠宁认认真真的看着梧桐,今日以后自己怕是很少才能再看了,还说,“母后,冠宁以后不能常来看你,你不要呀,母后你说,如果有机会就要离开这里,如今我有了这个机会,母后你开不开心?我想应该是开心的吧?”


晚上楼冠宁坐在床上,晃着两条白净的小腿,看着未央宫的摆设,一切,然后丫鬟来哄他入睡,小姑娘清清脆脆的嗓音唱着耳熟能详的歌谣,轻轻柔柔的让楼冠宁陷入沉睡中。小姑娘摸着楼冠宁的头发说,小主子,娘娘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出了这吃人的地儿,如今你能出去,娘娘九泉下也能安心了。


第二天午膳过后,王杰希就来接楼冠宁,穿着一色月牙白,把黑软的头发束起来,插着一根白玉簪子,不戴冠。楼冠宁问王杰希能不能把宫里的人都带走,王杰希笑道,你要就带走罢,我再教人赶几辆车来,有什么想带走的也都带走罢。


楼冠宁欢欢喜喜的应了,进了宫里,教人抬了个小箱子出来,犹豫着,看着王杰希又看着梧桐,最后唇蠕动了几下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行出了皇宫,楼冠宁如同一个叽叽喳喳的小鸟,掀起车帘子,问个不停,王杰希耐心的一个一个解答,还买回了一堆儿不值钱的小玩意儿,楼冠宁倒是特别喜欢这些东西,王杰希也乐于满足他。


这不就这么晃悠也晃到了凌王府。


楼冠宁见到了他出宫后的第二个人,蓝溪阁阁主,喻文州,是个温文尔雅的人。楼冠宁让他起身,然后想起来父皇对他说:“有事可以找蓝溪阁阁主喻文州。”


于是他就记住了,有事儿找喻文州没事儿也找喻文州。反正喻文州任他差遣。


然后一道儿用了膳,凌王府一片张灯结彩,王杰希让喻文州带着楼冠宁先去练会儿字,自个儿先到前面接客。


等到王杰希带着楼冠宁出场,圣上也到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封王礼开始。


楼冠宁站在台子上,王杰希高声诵读着祀文,末了把封号封地加上,圣上把信物与令牌赐予楼冠宁,再来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来致辞,这封王礼就成了。


全场楼冠宁都紧绷着一张小脸,意外的惹人疼爱,等到封王礼成,楼冠宁就退场,来客用膳,圣上也回宫。


楼冠宁同喻文州识字,等到王杰希从前厅归来,带着一身的酒味,王杰希歉意地一笑,急匆匆的去沐浴,等他出来后,楼冠宁早就坐在床上,喻文州走了。


王杰希让楼冠宁睡里头儿,楼冠宁在清浅的梨香里缓缓睡过去。出宫的第一夜睡得意外香甜。


—未完—


下章钟少就可以出来了_(:з)∠)_


评论
热度(5)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