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雪照影

记梗。

趁我还能浪一会儿。

喻王。







梨花落如雪,清光照影来。

王杰希一身戎装,银甲泛着森森寒光,接过粗瓷碗一口饮尽满碗的烈酒,随即将碗掷地,摔得四分五裂,残留的酒液润湿了这一片土地。

天佑我军,此战必胜。万千将士的喊声,撕破了乌沉沉的天,回荡在一方天空中,经久不散。

即将展开的厮杀,纷扬的鲜血,分不清敌我,心中的信念却不会变,踏着同伴的尸体义无反顾的冲上前去奋战,他们知晓,他们的牺牲,都是为他们开路,不能浪费。

当军旗扬起,乌沉沉的天也被撕开,一缕阳光照射下来,随即吞噬了乌天。

那头的喻文州捏起一个白子的手一顿,随即唇边露出一个微笑,棋盘上,黑子终是抵不过白子,尽数被吞噬。

江山为棋盘,兵马为棋子。翻手覆云雨,紫薇星宿知。

亭阁外种着他最喜欢的梨花,一朵白梨悠悠然的落在一颗白子上,仿佛就是生在上面,风起花落,竟如一夜白雪落了满地。

他知道的,他不会输。

————

王杰希归来的时候,喻文州站在城楼前,带着满朝文武迎接他的归来。

他换了身月牙白的衣束,夜里的冷风吹起他的衣角,乌发,他高声,一字一句道:“臣王杰希,班师回朝!”

喻文州下了城楼,亲自迎接他,道:“辛苦了。”王杰希道,不苦。

宫中为王杰希办的洗尘宴,喝了几碗酒表示表示,就退了。

走着走着走到了御花园,站在那里,月光清冷冷的照着来人的影子。

原本应该坐在最高处的君王,不知何时竟到了御花园。原是准备行礼,却被制止,他笑道,杰希,你我之间何必如此生疏。

王杰希垂着眼道,不敢。

喻文州的唇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有何不敢?

依旧垂着眼不说话,却被人硬生生的勾起下巴,强迫与之对视,这世上还有王相不敢的事?朕怎么不知道。微凉的拇指描摹着王杰希的薄唇,硬是将淡色的唇磨得鲜红,如同擦了胭脂一样。

罢了,王相日夜奔波,定是劳累至极,不如今日就在宫中歇息吧。说罢,松开手,一转身,便带着一身月华,远去。

站在原地的王杰希,垂着眼叹了口气,耳边响起喻文州身边的侍卫郑轩的声音,王相,请。

——————————————

好了我又玩脱了:з

评论(2)
热度(12)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