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架空] 以水照月·以心为镜「说书人系列之一」




古风,说书人。


ooc。


不看前文看不懂系列。


手动翻,lofter里有。


群宣:228448968

敲门砖喻王其中之一生日即可。











这不,吃完饭,王杰希放下筷子就开始坐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喻文州轻手轻脚的泡好茶,挑了套雨过天晴的薄胎瓷茶具出来泡这西湖龙井。


沏好茶,各自倒了一杯,王杰希听见茶盖子与茶杯沿儿碰撞的声音醒来,端起来,掀开茶盖子。


茶汤的颜色正,清澈透明的恍如春日里的那波湖水,也像极喻文州的那双眼,亮的有些刺眼。皱着眉喝下一口。


“何时启程?”王杰希咽下茶,长出了一口气问道,旁边儿那人施施然喝了口道,“明日一早。”


王杰希不是没有南下过,上次的群雄大会就在那里举行,那次之后便再也未南下过,原因复杂如同线球,越理越杂。


王杰希放下茶盅,阖上眼揉着太阳穴,皱起的眉头,眼下的青黛,满面的疲倦,喻文州越看越不是滋味,却只能捏紧了茶盅。


“王谷主若是倦了,便去歇息吧。”喻文州轻声道,王杰希的手指一顿,便不再继续,睁开眼看着喻文州,琉璃灯盏的光跌进他眼里,如同星光灿烂。


“喻阁主也早些歇息吧,某不奉陪了。”王杰希起身,走出去便有人领着他到了一处儿小阁楼,又有一个人领着他上课楼,到了房前,那人说:“谷主,已备好热水即可沐浴。”


王杰希进房,人便自动退下了,屋子布置地很舒服跟自己的屋子差不多,走到屏风后,点着只红烛,拔下簪子,一头墨色如同绸缎的头发披散,缓慢的褪去衣裳,照在屏风上别有一番滋味。


用手将头发拢成一束,进入木桶后靠着木桶坐下,放开头发任由发丝飘散,曲着腿,闭目沉思,将自己放空。


没多久,便匆匆洗了一遍,用内力烘干头发擦干水珠,换上准备好的里衣,也不束发,赤着脚踩着柔软的毯子,打开门,看见了正巧回来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脸上还因热气熏的有些微红的王杰希,发也不束,赤着脚跑出来,喻文州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谷主,天凉,这样跑出来会生病的。”


说罢看着王杰希,因为将头发散下来,没了白日的疏离冷漠,多了些温和可亲,就好像白日里的仙人误入凡尘,添了些烟火气儿。


王杰希看着他,忽然开口道:“喻文州…”


“嗯?”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名字回应道,王杰希又喊了一声,喻文州走近了些,王杰希说,:“喻文州…我…”


“阁主!有事禀告!”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看着王杰希垂着眼道:“你去罢,这话明日再说不迟。”


喻文州忽然笑了,道:“好。”便不管跪着的那人,又走近了些,脱下外袍披在王杰希身上,“早些睡罢。”


便跟着那人走了,王杰希抓着搭在身上的外袍,还残留着主人温暖的温度,让人眷恋流连,王杰希抬头看了眼天空中尖尖的月牙儿,唇边露出今日第一个笑容,只可惜无人欣赏。


便关上门,将外袍脱下,走到床榻边,叠好放在枕边,便也睡去。


喻文州接到黄少天的传书说,轮回有动静,但并无大动作,这边盯着,还有就是带点京里的糕点。


喻文州想着黄少天的伤还是轮回造成的,说是合作却让黄少天受了那么重的伤,竟到现在还无反应。


随手将难得没有被字塞满的信笺放在蜡烛的火焰上看着他燃烧殆尽,火舌一点一点的舔过信笺,然后松开手指,神情淡漠。


处理完后再次赶回小阁楼,发现王杰希那里已经没有动静了,也就回房洗漱后,睡去。


等卯时,两人皆打开房门,王杰希还抱着喻文州的外衣,看见喻文州便交还于他,喻文州接过后便穿上,看着王杰希问道:“谷主…昨晚,要说什么呢?”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眼,那双眼如同大海一样,容纳万物,张了张口复而,道:“喻文州,我…”


喻文州定定的看着王杰希,专注而认真,王杰希垂下眼道,“喻文州,你,是否…”


“怎么会。”喻文州已经猜出了王杰希想要说出什么,笑着回答道。走上前,两人的距离拉近,他的脸近在咫尺,温润好听的声音说:“王杰希,我从来都没有…”


王杰希抓住他的衣襟,道:“喻文州…”


“该出发了。”


然后王杰希放开他,转身下楼,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唇角的笑意反加深,好像看见王杰希的耳朵红了呢。


快步追上有点傲娇的王谷主,喻阁主表示心情愉悦。


吃过早饭后,上了马车,这辆马车很大,所以用了四匹马来驾驶,而且那车里面有一张软榻,布置的舒适,显然挤下两个人有些牵强,但不颠簸。


王杰希同喻文州开始下棋,一晃眼儿就到了晌午,这路赶得很快,到了一个镇子上,等人将饭菜带回,才用完膳,王杰希有个午睡的习惯。


喻阁主表示,一起睡?王谷主思考了很久,看着喻阁主温文尔雅的笑容,点点头,然后王谷主先躺到里面,喻阁主在外侧,然后喻阁主很自然的把王谷主圈在自己怀里。


这不禁让王杰希好奇。



“你和黄少天是怎么睡得?”王谷主戳戳喻阁主的脸问道,又忍不住往喻阁主怀里钻,听到喻阁主的笑声,王谷主表示不满,往喻阁主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喻阁主说:“我同少天是坐着睡得,一人一半,有垫子。”王谷主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一觉醒来,发现喻文州还未醒来,睡梦中皱起的眉头,王杰希忍不住伸出手抚平了眉头,果然最近是事情多吗?


然后开始数起了喻文州的睫毛,并未注意锁在腰间的手紧了些,喻文州的睫毛动了动表示要醒,王杰希闭上眼装睡。


喻文州笑了笑,将亲吻落于眼上,然后离开,不出意外看见王杰希睁开眼,眼中一片清明,哪里是刚睡醒的模样。


“几时了?”王杰希出口问道,喻文州起身掀了车帘子道:“酉时了。”


说着时辰,车也停下来了,照旧时买回来,夜里换一波人继续驾驶,就这样两个月过去了。


到了蓝溪阁后,这次南下赶上了春夏交接,王杰希整整衣装,喻文州先下车,然后等候的人道:“阁主万安。”


喻文州则是回身抚王杰希,才出口道:“起来罢。”


“我去看黄少天,你去处理事务吧。”王杰希与喻文州分别在抄手走廊,自带一人去王杰希去看黄少天,喻文州处理事务。


TBC.


520快乐!!!我来更新(๑´ㅂ`๑)甜不甜!!tell me!


评论(3)
热度(8)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