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百日喻王-05] - Le temps de retournement.



百日♂喻王·Day5-   - Le temps de retournement.

↑其实呢,这才是真正的标题(ฅ>ω<*ฅ)

救火小分队救火啦~












Un

-我们的时间,

-彼此翻转,

-我与你,

-他与他。










Deux

王杰希认真的擦拭着手中的茶杯,一旁红泥小炉里水咕噜咕噜的冒泡沸腾,小心翼翼的放下茶杯,把布往上一扔,隔着层布揭开盖子,一时间如云雾缭绕,气泡翻滚炸裂,然后握住加过隔热层的手柄,将沸水倒入茶壶中,一条水色的线条流畅的流入壶中,壶中已经洗过一道的茶叶在沸水中舒展漂浮其上又缓缓下落。

细不可闻的叹息掩藏在盖上茶盖的声响中,然后静静地等待。等茶叶在水中如同舞者一样曼舞,演绎它短暂的一生,等茶香在空中弥漫,让无味的空气也染上一些色彩,等茶水慢慢降温,心神也随着这一切安静下来。

起身去添了些水,继续在红泥小炉里沸腾,因为水少,烧的特别快,王杰希将小巧的茶杯与两个茶盅一次摆放,握着手柄,淌过一道,将红泥小炉放回,熄了火,习惯性的去碰茶杯,却被烫的缩回了指尖,烫过的手指捏着耳垂,再次小心翼翼的尝试,水已经冷却,才再次将其一个一个擦拭干净,端起茶壶,倒入茶盅中,放下茶壶,端起茶盅,茶汤清正亮,满足的呷了一口。

略带苦涩的味道在舌尖绽开,随之而袭来的是清香,萦绕鼻尖充盈口中,最后是点点甘甜,回味无穷。

每次心烦意乱,遇到阻难,王杰希就喜欢坐下来泡壶茶,如今他已经退役,在家中,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金边儿的对襟长衣,深色的长裤,坐在梨花木的太师椅,看着门外的院子里的景色,十分符合魔术师的审美,如同苏州园林的设计,出其意而不料却又说不出的舒服,随处都是一个景。

白墙,灰瓦,翠竹,红花,木窗,茶具,微风,以及,王杰希。

天空是蓝的,心却是乱的。王杰希伸出两指揉着眉心,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开屏幕,看着对话窗,说不出的烦躁。

黄少天和周泽楷要来帝都。两人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行动派,这俩一退役就火速跑往荷兰扯证,然后就在一个小教堂里,在一个牧师的见证下,进行了誓词承诺,交换戒指,最后相互亲吻,不用在意世俗的眼光,没有刻薄的言论,只有他们自己。

照片上圆顶的小教堂,亲友席位上空无一人,红木的小讲台上插满了各色的郁金香,一个花头苍颜的老牧师穿着洁白的牧师袍,挂着一个银质的十字架,笑容平和,黄少天咧着嘴笑露出一口白牙,周泽楷则是安静的微笑。

发到职业选手养老院里立刻掀起一大波狂轰滥炸,吵着闹着要他俩回国里再办一场,黄少天不出意料的把屏幕洗了一遍,给红包啊不给不让进包间啊!

以及还提到了,一退役就出国的喻文州,喻文州出乎意料的谢绝了联盟主席一职,并且没有告诉任何人,就悄无声息的就出了国,也不常在群里发言,后来线下聚会才表明我在国外没办法回去。

不愧是战术大师。王杰希想到。

看着苍白的文字出现在眼前,王杰希冷冷的勾起唇角,一个凉薄的弧度。














Trois

黄少天和周泽楷来的那天,王杰希开着车去接他们。叶修因为有事就没来,王杰希想了想就换了身行头,雪白色底墨金双色交织暗纹的唐装,挽起的织锦缎露出一截同衣料一样白的手腕,戴着一根穿着佛珠的红绳子,佛珠看起来是经常摩挲,已经很旧了。看来是特别爱惜才会时常摩挲而如此,黄少天看着这颗佛珠,一本正经的问他,开过光了?

王杰希点头,很久了。说着摸了摸佛珠。久到他从第三赛季就带着了,一直到现在,不舍的丢。垂着眼抿着唇,两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擦着佛珠。

黄少天一看气氛不对,就立即转移话题,打量着王杰希问到,老王你这身行头好啊,织锦缎的料子,真丝的?

王杰希瞟了他一眼,点头,还加了句,花样是特制的。黄少天咋舌,土豪啊,这才是土豪!黄少天愤怒的用手指着王杰希,一副我仇富比我富的都是敌人的样子。周泽楷轻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头。

哪里,剑圣大大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谦让了。王杰希一挑唇角说道。

好你个王杰希!黄少天竖着眉道,才说完一句就被电话打断,看着显示的名字,毫无犹豫的就接通,扯着嗓子道,队长啊好久不见我真是特别想你啊在国外待的没意思回来找我们玩了?!憋着一口气说完,黄少天深呼吸几口,周泽楷递给他矿泉水,赶忙灌了几口。

王杰希正开着车,遇到红灯停下来等待绿灯,从镜子里瞅了黄少天一眼,而回以的却是黄少天张扬而挑衅的笑容,那边似乎是轻笑,在安静的空间里如同一条小溪缓缓流淌,黄少天的通话声音是最大,所以可以清晰的听见那方的每一个字,几乎是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近来还好吗?不知道问谁,也没有回话。黄少天把话题岔翻了十万八千里以外。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从指尖传来的心跳声,强而有力。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是压抑。听着两个人似是无意其实是一个人故意的对话。

还没恭喜少天呢,少天与小周喜结连理,等我回去了给你包个大红包。

哎呀怎么好意思呢队长,怎能让你破费呢!别说多的红包必须得大啊谁叫你是我前队长呢!黄少天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对了,少天,我明天下午的飞机,在帝都国际机场。

好好好队长我一定把他们都拖过来给你接机!尽管退役了,但是叫了这么长时间的称呼却是一点未变,起初还纠正过,纠正了又改不了就放任了。

喻文州,既然你要走,为什么还要回来?









TBC.

重修大修,继续写写写(。•́︿•̀。)

我在拉低百日水准(。•́︿•̀。)

评论(5)
热度(24)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