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百日喻王- day100] 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嗨姑娘们,谢谢各位跑百日的太太们和关注以及给予支持的姑娘们。

我必须要感谢两个人,鸾鸾跟洛洛。没有她们俩是没有办法支撑我以及百日的。我永远爱你们么么哒=3=

一开始喻王冷到北极圈。

后来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我们已经跑完百日啦。

越来越多的姑娘们来为tag添砖加瓦,希望喻王越来越好呀!

百日尽管一路状况不断23333但我们还是坚持着下来啦,真的很厉害呀OWO

在掐网前我把三分之一发出来QAQ我明天跟后天补齐!刚月考完忙的飞起!

























-我的心中有一座城。

-城里有一个人。







01



-我与你于这里再次相遇。

-在开始的地方,开始的时间,开始的场景。

当敲下最后一个字,王杰希摘下眼镜,伸出手指按摩着脸部穴位,舒缓着酸疼与长时间的干涩,抓起电脑旁的玻璃杯,灌了几口水才作罢。伸个懒腰,检查了一遍后,把这个发给了方士谦。

然后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凌晨四点,打了个哈切,关了电脑,就倒在了床上,开始了漫长的补眠,一觉睡到大下午,起来的时候头有点疼,拖着拖鞋跑到厨房去下了碗挂面。

方士谦打电话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抽筷子,将手机放在左耳边夹着,端起碗,听着那头说这个完结了,要开新坑了吧balabala……

吃着面条,漫不经心的应着,刚醒头脑还有点不清醒,嘴里含着面条含糊的应着,听到周年庆才惊醒。

他们要来?

对啊,基本都要来参加,为庆祝荣耀周年庆,顺便推出新人的书……

嗯……具体发我蠢鹅,我先挂了。说着挂了人的电话,随手放在流理台上,把剩下的面吃完,洗完碗,放好,拿起手机就回到卧室打开在右下角闪烁已久而且异常活跃的群。

入眼就是黄少天和叶修在吵架,其他人幸灾乐祸的添油加柴,愣是搞得跟世界大战一样,吵的昏天黑地,中心就是,周年庆,敢不敢拼字!

真活跃啊,感叹着,缩小窗口,打开站内,点开文章的评论,仅仅一个小时,点击率高达几万,评论上千条,打赏更是不计其数,一条一条的耐心看完,然后挑出几条认真的回复。

上了微博,应景的发了条,关于周年庆的,然后不到几分钟转发又是上千,王杰希笑着摇头,这放假了就是不一样,然后爬下去,打开文档,盯着空白的页面发呆。

这次写什么好呢?搁在键盘上的手敲敲打打,页面上的字现删现删,最后什么也没有,有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动了动手指,关掉页面。想起来今天要去总部一趟,就换了身衣服拿起手机钱包钥匙,揣进兜里,出门后,锁好门,下楼。

看着院口的树长得高大,恍惚间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然后走出院子,看着热闹的街道,老城区还残留着上世纪的招牌与味道,旧上海的歌舞厅,长衫旗袍的衣着,学校的校服是民国的,还有说书人的茶楼,墙瓦掉色破损,这里给了王杰希所有的灵感,很多东西都还可以切实的感受到。

顺着街道往前走,拐进一个胡同,胡同口,又是另一番风景,极具现代化,穿过这有就有一种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车水马龙的街道,五花八门的广告,打了个车,师傅问去哪儿,王杰希说了个地址。

到达地方后,王杰希走进一家写字楼,拿出卡往门口一刷,走向专属电梯,进入后按下第7层,没多久电梯门就开了,然后往右拐推开玻璃门,里面坐满了人,看见是王杰希,赶忙让人坐下,西湖龙井立即就送了上来。

“杰希啊,周年庆你怎么想啊?”方士谦翘个二郎腿嗑着瓜子,问道。

王杰希抿了口西湖龙井,放下茶盅道,“我那一部分主题是什么?”方士谦笑了,“特别适合你,星辰永明。”

“星辰永明?”王杰希摸着下巴,方士谦点头,果然很适合。

“这次背景走西幻。”

“新尝试?”

“嗯。”

“期待你给我的大纲。”

周年庆的合集是在周年庆之后两三个月才死线,所以时间充裕,字数规定在五六万左右。

谈完以后王杰希喝完茶,就准备回家,旧路重返,当他站在胡同口的时候,深呼吸一口,踏着青石板路,一步一步向前,看到熟悉的一切。

然后走进茶楼里,上了二楼,进了雅座,点了壶顾渚紫笋与一盘玫瑰酥,这说书正说到红楼的最后一章,王杰希对红楼梦不甚感趣,就静静地喝完茶吃完糕点,就离开回家。

“哎这不是杰希吗!都长这么大了呀!”王杰希走进院子里时发现树下坐了几个人,小孩子们在玩游戏,听到有人说,就转头看向树下。

几把从家里搬来的木椅子,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脸庞上是时光的痕迹,笑起来褶子皱起来,却让王杰希倍感安心,向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笑起来有酒窝的女人点头道,“黎姨好。”

小时候经常把自己的糖果分给弟妹,自己就留了一小颗,有一次被黎姨发现了,黎姨心疼的给王杰希买了一大罐子的糖果,塑料盒子里花花绿绿的包装,忍不住拿出一个剥开糖纸塞进嘴里,香甜的味道在舌尖绽开,王杰希就记住了这个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的女人。

时常去陪她说话,去哪里了会给她带礼物,直到前些年被她儿子接走,两个人之间就像是断了联系一般,偶尔会从父母口中得知一些她的消息。没想到现在她回来了。

“我走的时候你才跟我一样高呢,没想到现在长这么高啦?”黎姨拉着王杰希的手道,王杰希笑着不说话。

黎姨又拉着王杰希说了不少的话,絮絮叨叨的,字里行间却都是对王杰希的关心疼爱,直到太阳下山了才当他走,原本是要一起吃饭的,却被王杰希回绝了,就道,下次一起。

回到家中,这个楼后来翻修,颇具现代化,院子里的那棵树与那块泥土地却是保留了的,才留住了不少童年的回忆。

简单的吃过晚饭,就打开笔记本坐在床上打字,被告知周年庆就在几天之后,群里又是炸开了锅,不停的艾特,要介绍哪里好玩什么好吃,玩什么游戏啊之类的,反正就是如同一群要春游的小孩子一样闹腾。

熬夜已经熬成习惯,除了其中几个作息时间良好的人来说,夜晚才是他们的主场,一直就着这个话题愣是聊到了天明,实在是抵不住困了才互道晚安去睡觉,王杰希一觉起来看着他们这么疯狂有些扶额,也隐隐头疼,他们来了可是场硬仗,啊。

颇像,鬼子进村大家快跑!














02

该来的总会来,来了就逃不掉了。

不管王杰希怎么头疼,周年庆如约而至,当王杰希到达总部大楼,站在玻璃门前,里面已经打成一片,已经准备接受魔音穿耳的洗礼。

果不出其然推开玻璃门,张佳乐和黄少天俩人一人一嗓子,吼得那是山摇地动惊天地泣鬼神,吓得盘古开天地女娲石补天,我的瓜子咖啡肥皂节操手速下限都掉了。

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果然跟一群小孩一样,明明都来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这么兴奋,年年都有新花样,层出不穷,简直不把这用在开脑洞上简直暴殄天物!

“王老师没有休息好吗?脸色看起来很差。”关怀的问候从一旁传来,看见对方一张温润的笑脸,王杰希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随意找了个单人沙发坐下往后一仰闭目养神。

喻文州笑了笑,继续低头看手里的书。谁料那群不让人安生的惹祸精们又开始玩新花样,喻文州面色不改就是眼皮跳了跳。

“来来来玩游戏玩游戏,压彩头是输的人包揽三天吃食!”

游戏简单啊,就是石头剪刀布,分三组,最后的输家请吃饭,还有点迷迷糊糊的王杰希就迷迷糊糊的出拳,成了第一个赢家,应该怎么说呢,运气太好吧?脚步虚浮一个踉跄,离得最近的喻文州眼疾手快的扶住的王杰希,把人安顿好,无奈的笑了笑,继续跟人比划。

或许是沾了王杰希的好运气,喻文州是第二个赢家,接下来,叫的最凶的黄少天跟张佳乐留到了最后,楼冠宁连说我请我请,大神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帝都,这食宿游玩费用我都包了,一个二个哭着嚎楼总求抱大腿楼壕求包养,这事才告一段落。

“大眼儿这是怎么了?没休息好?”叶修抽着烟翘着二郎腿问一旁咬苹果咬的嘎嘣嘎嘣脆的方士谦,方士谦嚼着苹果,咽下去后说,“我也不清楚。”

于是嚼着苹果的方士谦蹭蹭蹭蹭到王杰希那儿,发现王杰希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继续嚼着苹果,等一个苹果吃完,扔了核儿,让叶修扔块儿湿毛巾过来,擦过手,随手一放,推了推王杰希,问:“没休息好还是怎么了?”

“头疼。”

“那你再睡会儿?还没到饭点。”

“嗯…”

便起身给到柜子里取了条薄毯,给王杰希盖上,就又去茶几上摸个苹果,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甚是无聊的加入了游戏,被坑下台的喻文州表示不玩了,就拿着书坐在王杰希一旁的沙发上。

落地窗外的天渐沉,夕阳落山,金红交相辉映,却也遭不住暗色无情的吞噬,一轮惨白的月牙挂着。

到了饭点,王杰希还没醒来,喻文州就放下书,轻轻的推着王杰希,等着王杰希慢慢的睁开眼,问道,“王老师你的头疼好点了吗?”

王杰希点头,伸出手揉着穴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便要起身,喻文州起身倒了杯水,坐直的王杰希接过水杯,灌了几口,甩甩头,清醒的对喻文州道谢。

“兴辣?(醒了?)”叶修咬着烟有点含糊的说道。王杰希点头,然后起身将摊子三两下叠好塞进柜子里,跟着大部队集合。

到了酒楼,上了顶楼,一众人坐一张桌子,起哄的可不少,非要说让微草的报菜谱,刘小别得到王杰希的肯许,喝了几口水。

“玲珑芙蓉八宝蜜,翡翠白花四角香,黄金月桂雪团子,玉带满星三百行。”

不一会儿,唱曲儿似得报菜名跟刘小别刚如出一辙,摆满了整张桌子,这菜的名字优美看起来赏心悦目吃起来更是恨不得把舌头都一起吃掉。

“这菜谱挺有意思。”喻文州笑道,然后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

“这菜谱可是老王给起的,能不有意思吗。”叶修熄了烟道,停下了不停夹菜的手,漱了口才开始吃菜。

这饭桌上怎么能没有酒,但是叶修把酒都换成了各色果汁,什么榴莲汁苦瓜汁黄瓜汁还有苹果汁橙汁西瓜汁水蜜桃汁杨梅汁芒果汁之类的,在各种果汁里加芥末辣椒水啊各种恶搞。

“来行酒令,输了喝!”

说着让人拿了一把酒筹,上了投壶,还有一个红绸花。

“先来数青蛙,轮着来,停顿两秒喝果汁,第一轮惩罚果汁是榴莲汁,其中还有加芥末的。”

“一只青蛙一张嘴两个眼睛四条腿。”

“两只青蛙两张嘴四个眼睛八条腿。”

“三只青蛙三张嘴六个眼睛十二条腿。”

………

这愣是折腾到半夜,才被楼冠宁叫人开车来送到酒店里,王杰希回到家中,头还昏昏沉沉的,因为休息不当而造成的,洗漱后躺在床上看手机,发现喻文州给他发了条信息。

是关于睡眠不足或者不当的调理方法。

王杰希笑了,回了句,谢谢,晚安。

那边也回了句,晚安。










03

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些精神抖擞的活宝们,蓦地想起不知道谁说过,小孩子就是只要充电短暂就可以开始疯狂的无限放电的超级电池。

一个超级电池就很头疼何况这还是一群?

后来黄少天知道这个比喻后,趁着新书签售帝都站时,杀到他家里找他理论,谁是超级电池?王杰希亏你还是个写书的文化人,平时的满腹诗书才华横溢辞藻华丽都去哪儿了?是被哈士奇吃了吗?

王杰希笑着替他倒满第三杯茶,还是继续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淡定的回了句,谁承认就是谁咯。说完对黄少天笑了笑。

黄少天被那笑容渗到了,喝完茶正好现在赶到签售地点的时间够,立马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文州啊,你是不知道王大眼儿那笑容是有多渗人,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黄少天心有余悸的隔着袖子搓了搓手臂,然后捡起签字笔,道,“我继续签书了,待会儿你可得请我吃饭!”

等人上了大巴车,那场面就是跟小学生春游没啥区别,起哄得让王杰希来带队,还嚷嚷,王杰希我们的战略友谊呢!

有吗?王杰希挑眉问道。

咋没有,打叶修啊!这不是共同战略友谊吗!

楼冠宁及时的把大喇叭递给叶修,叶修挑眉道,我这算是躺着也中枪?

最后是王杰希到前面站定,手扶着椅子靠背,举着喇叭说,“荣耀小学的同学们早上好,接下来帝都一日游,请务必听话跟着指挥走,违规记名。”

起哄的叫,王老师,王老师,王老师。

还有的把这段话录下来传上微博,调侃到今天跟王老师一起春游,@王杰希V 老师我很听话不要记我名字!

微博底下一片嚎叫,我也要王老师带我春游,费用自理老师你带我吗QAQ我上学时有这么帅的老师绝逼好好学习啊又没有,国家你欠我一个王老师QAQ

“黄少天同学请不要乱拍,我会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以及没收你的手机的。”淡定的抽走黄少天的手机把照片删除再扔回去。

“王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公报私仇!”

但是王老师,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云端吗?


  TBC.


评论(14)
热度(59)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