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一把刀

一直好想发刀子,发那种遵循自然规律,仿佛就是如此应该这么发展的刀子。


涉英。


歌词暂时没想出来等我想到了再说_(:з)∠)_搁几天就删。



等姬宫桃李从梦之咲毕业与fine的其他三人汇合,这一天一直待在医院的天祥院英智也从医院出来赶到姬宫家。姬宫桃李也长大了很多,但是仍然很喜欢对天祥院英智撒娇,让他有种回到梦之咲的错觉。


短暂的庆祝后,日日树涉送他回医院。坐上车后看着站在大门的姬宫桃李与伏见弓弦,眯着眼感叹着:“桃李也长大了呢,是吧涉,你看桃李快有弓弦高了。”日日树涉回答了什么,天祥院英智已经因为疲倦而入睡无法听到。日日树涉脱下风衣给他盖着,就这么静静的他的睡颜。


到医院的时候,日日树涉轻声叫着天祥院英智,但是无果睡着的人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就先下了车,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伸出手将天祥院英智抱起来,明明是同样高,他却比他轻很多。他如同一片羽毛,轻盈的只能让湖面漾起一阵细微的涟漪。


将他送回象牙塔中,房间的白是灰败的,一点也不符合他的皇帝陛下。所以房间中逐渐出现了惨白之外的色彩,让这里鲜活了起来。仍然如同往常一样,一旦没有通告就会到医院去陪天祥院英智。这已经是习惯,改不掉也不想改。


fine回归的演唱会在筹备中,这次演唱会一半都是新歌,所以所有人都投入了紧张的排练中,除了天祥院英智。他坐在象牙塔里,打开了唯一一扇窗户,感受着微风,哼着谱子。像以前那样,做着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


终于到了彩排阶段,很快的就融入了气氛中,尽管分隔了这么长时间默契依然还在。只可惜还是有些疲倦,坐在舒服的沙发里,便有些困。在不经意间,又入睡了。这次他做了梦,走马观花般的将他之前二十几年的人生过了一遍。


醒来的时候,他看着日日树涉坐在他对面看着书,身上盖着毛毯。黄昏的色彩从窗户缝里偷偷摸摸的挤了进来。他喊着对面的人,说着:“涉,我刚做了一个梦。”


“哦呀?皇帝陛下做了什么梦能如此念念不忘?”对面的人问着,露出微笑。他可以在他面前去掉所谓浮夸的伪装。


“这个梦很奇怪,我把我以前所有的人生经历都看了一遍,这预示着什么呢?涉。”天祥院英智露出苦恼的表情问道。


日日树涉敛起了微笑,他开不了口。都说人死前会把过往都再看一遍。于是他合上书,放在茶几上,说道:“该回去了,英智。”


再次回归象牙塔中,但是想到两天后就是演唱会了还是很开心,兴奋过头的神经一松就再次进入了睡眠。日日树涉看着再次进入睡眠的人,脸上的表情隐匿于黑暗中无法看清。


演唱会进行的很顺利,一下场天祥院英智就倒入了日日树涉的怀中,还是太勉强了吗,英智。


接下来的时间日日树涉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将通告全部推掉,每天都在医院里陪天祥院英智。晚上偷偷带他去看星空,给他翻着花样带食物。


最后的最后。


他们四个穿着队服,天祥院英智在日日树涉的牵引下,在医院楼下的小广场上,踏着舞步唱着歌。时间最后静止在那一刻。天祥院英智微笑着被日日树涉抱在怀里,像是要刻入骨髓一般的深刻。


姬宫桃李嚎啕大哭的像个孩子,伏见弓弦红着眼安慰着他,日日树涉一直抱着他沉默不语,似乎是崩溃了似乎又没有。


天祥院英智下葬的那天,他穿着洁白的队服,躺在铺满了玫瑰花的棺材里,更衬得他像是一个天使,如今只是舍去凡身回归天主的怀抱。天祥院英智早就说过,他的葬礼由日日树涉来办理。


日日树涉想着,天祥院英智曾问过他,他会在他的葬礼上唱什么歌。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似乎是模棱两可的。


天祥院英智的葬礼,当初那一届梦之咲的所有人都来了,包括恨他入骨的那些人。朔间零拍了拍友人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从大神晃牙手里接过玫瑰,亲手加进了他的棺材里。


莲巳敬人沉默着把手中的玫瑰放进棺材里,看着脸色苍白疲倦的日日树涉,涌到嘴角的话也都皆数咽了下去。当所有人都加了玫瑰之后,日日树涉开始唱了。


那首,天祥院英智问过的歌。


最后的最后,已经没有了结果。

评论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