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长诗

他的诗,提笔又搁笔,书写下几行又涂画上凌乱的线条。

冥思苦想许久,从白昼到黑夜,点起昏暗的灯火,纸上仍旧只有杂乱无章的痕迹。

窗外开始飘起白雪,纷纷扬扬,处于高纬度的地带不多时一片茫茫。窗棂上也积了层薄薄的。

室内温暖异常,从凛冽寒风刮起那日就烧了壁炉,企图拖慢延长他的苟延残喘。

他突然咳了起来,无法停止,直到将雪白的丝帕染成血红才堪堪停止。

将丝帕扔进垃圾桶里,突然提起笔,开始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没有擦净的血液在雪白的纸上留下迤逦痕迹。

工整的字迹,凌乱的血迹,苟活的人啊。

将纸张仔细的叠起来夹进书本里,才提着灯走到卧室。

旦日清晨,起身,穿衣扣扣子时手指有些抖,还是缓慢而坚定的扣好,洗漱,打开门,走向他的彼岸。

寒风刺骨,白雪茫茫,眼前的军人都肃立于此。

他笑了笑,没多说什么,骑上马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向埋骨之地。

不出意外,敌军全灭,他也葬身那里。

他死了。谈论此事时有多么惋惜。

他已经死了,这是收拾他的东西时找到了。

致永远不会收到这个的你。

评论
热度(2)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