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主页内缘填

姓清名墨

[喻王/架空] 阴阳录·归途


喻文州,生日快乐。

阴阳师paro

阴阳师喻x狐妖王

杜撰成分居多,题文不符系列且很短。

人物属于蝴蝶蓝其他属于我

--------------------------
                                              
                                            
  阴 阳 录 · 归 途         
                                            
                                            
---------------------------



01



虽说京都那位大名鼎鼎,却又不常出现在人前。据传闻所提,那位都是暮夜时分才会身着厚重的披风踏出门槛。雪白的披风带着一圈厚重的毛领,披风下露出鹤羽振袖,绣纹精致华丽。

见过他的人不多,却又不少。多数还是妖,形形色色的妖,千姿百态,却都是过身客。这位的身边一个妖都没有留下,不乏毛遂自荐的,他也只是淡淡一笑端起茶杯不言不语。

总有那么些不服气的,脾气不好的,问道:“喂,我都这么说了为什么你不同意跟我签订契约?”一言不合就拔刀,手起刀落,干净的岩石桌面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端着茶杯的人思忱着是让他赔呢还是随便找个东西补一补呢。

在对面的妖准备吧这张石桌劈成两半时,他开口了,微笑着道:“阁下的刀法很好,只是在下暂时还不想签订契约。阁下请回吧。”放下白瓷茶杯,抬手让仆人送客。

或许还想说什么,但是放下茶杯的人放出威压,那妖牙齿在打颤,浑身颤抖,越过仆人飞快的跑了。满意的收回威压,起身回到屋中。

茶室里茶香清雅,摆着一副棋盘。自顾自的一人独弈。是真的不想签订契约吗?不,其实是在等。






02



喻文州还小还跟着方世镜学习的时候,捡到过一个毛团,白的像雪。这个毛团受伤了,柔软的腹部鲜血淋漓,喻文州将它带回寮里为它治疗。

方世镜看见了这个毛团,惊讶,不,是十分震惊。看见了毛团耳朵上额头上的红色花纹时,有些激动,有些语无伦次。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见他老师这么失态。

“文州,你是从哪里捡到的?”

“在草丛里。”喻文州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回答。

“这是九尾幼崽!”

喻文州也被方世镜的话的惊了一晌,九尾狐这种大妖似乎也就是在泛旧的古籍中才能翻阅到些有用的信息。九尾中提到最厉害是当属玉藻前,世人用工笔描绘的媚入三分骨,美艳慵懒,风流绰约。

书中记载的最多的就是生来雪白,额前耳上生艳红纹。但方世镜却是曾是见过真的九尾狐的阴阳师里的之一。这股波动与当时别无他二,方此断定。

缘是方世镜一同窗曾无意唤出一只九尾,几率渺小到当真是天神眷顾。那只九尾皮毛白如雪,耳上额前的纹艳如血,狭长的狐眼半睁属于高阶妖怪的威压不敛而露。姿态优雅的化作人身,当真是骨中三分媚七分惑,眼波流转间勾魂摄魄。

虽然那只九尾只是无趣的打量了他们三人一阵就消失了。却也是真切的见过感受过。小九尾朦胧间往喻文州怀里窝似乎是取暖也似乎是撒娇。

喻文州感受到毛团的动作,唇角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方世镜看了片刻,拍了拍他的头笑了笑说,“都是机缘。”






03




小九尾恢复的很快,许是习惯了喻文州的气息,倒是习惯盘在他的脖子上,成了一个天然的围脖。喻文州也会不时摸摸他舒服的毛毛。

就这样白雪化去春风拂来,小九尾倒是不盘在脖子上而是被喻文州抱在怀里。喻文州也长了一岁,不再去学习书籍而是开始实践了。

春去秋来夏暑冬寒,喻文州也褪去了青涩成了闻名的少年天才,眉眼长开后俊秀温雅,是不少官家小姐暗许的对象。

小九尾还是小小的一团,习惯的窝在喻文州怀里打着瞌睡,毛茸茸的小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喻文州也不时给它梳理毛发。

本以为这种安静平和的日子会长久的持续下去,却在喻文州加冠礼那天失踪。喻文州原本是想带着小九尾去神社的,但是小九尾不愿意,喻文州就将它放在寮里。

等他回来后雪白的团子不见了,桌案上有一枝开的正俏的樱花,樱花压着一张纸。纸上的字迹有些生硬,短短几句,落款是一个小小的可爱的爪印。

喻文州垂眼,垂在一旁的手握紧成拳,站到方世镜来叫他,他才回过神,动了动干涩的喉咙应了一声。仔细的将纸张叠好收进盒子里,樱花也插进了桌案那个小长颈花瓶里。

我会回来的,如果你愿意等的话。

那我就等你回来。他轻轻的笑了,一字一句郑重的说道。







04




喻文州真真切切的等了五年,五年里发生了很多。比如他接替了方世镜,却没有选择入朝为官;比如他又认识了其他的阴阳师,像他的邻居们;比如他解决了很多妖怪的请求,了解了很多奇闻异事。

每每深夜还是会将信展开,边角整齐,纸张却染上了浅淡的颜色昭显出岁月的痕迹。那枝樱花没有凋谢过,应是被注入了妖力,仍然娇艳芬香。

他打发了无数妖怪,当了一次又一次的过客。终于在他生日这天,愿望达成。仆从向他报告说,有妖前来拜访。本着生日不想接待的心思,却在仆从递上一物后打消念头。

是一枝樱花,枝尾处参差不齐像是咬下来的。喻文州没有去接,甚至没有仔细整理衣着,直接急不可耐的越过仆从,连走带跑的穿过回廊。思念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根深蒂固,如今却开出了绚丽的花。又像是荆棘,一寸一寸缠绕,狼狈的露出鲜血伤痕才堪堪折下那最艳丽的花。

院子里种着樱花树,非常古老的一棵树,几人合抱才堪堪围起的树干,似是能遮天蔽日的枝叶花朵,神奇的四季常开。如今却在下雪,粉白粉白的一片,那么此景之中唯一的青色就会显得那么扎眼。





05



东方的青色服饰,繁复华丽,风仙道骨。他站在那里仰头赏花,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向声源处。看着本该整洁儒雅的人此刻却狼狈失态,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

来妖雪白的头发束进玉冠中,额前的花纹鲜明似血,长相清俊秀丽倒不像是妖而是仙了,让人生不出什么旖旎心思。不笑的时候冷淡如冰,笑起来就是繁花乍开。

喻文州想着应该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看着樱花悠悠然落下,思索了片刻笑了起来说:“欢迎回来。”

对面的妖怔了片刻,也笑着回道:“我回来了。”

赶上来的仆从急忙给他披上毛领披风,准备撑起白底桃花样的纸伞为他遮风挡雪。喻文州将伞拿了过来挥退仆从,独自撑起伞走过去。

雪下的不大,风倒是有些刺骨。走到他魂牵梦萦的身影的身边,从樱花树低垂的枝叶上折下一小枝别在了那妖的耳鬓,可谓比那花还要盛三分的。

他是轻轻的笑了,接着说:“那么郑重些,我叫王杰希,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当然。”








—终—

写完了一个简短,也平淡无奇的故事,短,非常短。可能有后续可能没有,本意只是随心所欲而已。

感谢各位姑娘的观看,祝各位新年欧气满满学业有成。拜个晚年啦!

评论(2)
热度(20)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