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炸

今天也是秃头的一天

我会身披荣耀归来,让你为我加冕为王。

[喻王/现代] 旧时事(上)


ooc

一个很没有条理的流水账。

——————————————————




“有时候,真的非常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有理由。”

“你糊弄别人可以,糊弄的了我?老王,你可别给我提你那八字儿没一撇还倒欠的爱情。”

“这是你自己说的,跟我没关系。”

王杰希一边打发着蹭吃蹭喝的叶修,一边给之前画的稿子上色。叶修没骨头似的瘫在沙发上,伸手在茶几上瞎子似的摸索片刻,倒是摸了根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棒棒糖拆开了塞嘴里。

“你这哪儿来的糖,还挺好吃的。”叶修把糖拿出来,扬声问道。剔透似粉水晶的球形糖果固定在一根浅色的木棍上,木棍上还有些年轮纹理。

王杰希闻声停笔,抬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糖,继而垂头继续耐心的上色,等他把项链上最后一颗宝石涂完才开口道:“柳非她姑姑店里做的。”

“你给你家小丫头说一声,给我捎两盒子呗。”

王杰希起身,给空了的水杯接满水,靠在墙上笑了笑道:“不好意思,这是给我的限定款。”

叶修翻了个白眼,没接他的茬儿。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朝王杰希道:“六点了,走,吃饭去,今儿黄少天从法国回来。”

王杰希抬手的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把水喝完。等他将杯子洗干净放在杯架上出来时,叶修已经从躺着变成坐着看手机。

“走不走?”王杰希从桌子上拿起钥匙和手机问叶修,叶修摇了摇头,抬头道:“黄少天刚下飞机他顺道儿来接我们。”

王杰希听了后,继续坐回椅子上,从屉子里拿了根棒棒糖出来吃。柳非在五年前就把他所有的烟草没收,塞给他一盒又一盒的棒棒糖。

“老师,你不高兴的时候吃点糖,就会高兴起来的!”

一般来说,一个习惯只需要21天就可以形成记忆,让不熟悉变成熟悉。在王杰希第22天打开棒棒糖的时候,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这种糖吃了五年,所以王杰希口袋里永远不缺糖果。吃糖的时候他会把自己放空,这是他最清醒的时候。

他是被叶修的手机铃声惊醒的,万万没想到,叶修对黄少天的特设铃声会是黄少天的单口相声。

毕竟圈儿里都戏谑的称黄少天是被走秀耽误的相声演员,没上全国春晚真的太可惜了。黄少天曾大言不惭夸下海口说,他退圈了就去说相声,一定能上春晚。

叶修压根儿没接电话,喊了王杰希一起下楼。王杰希跟高英杰他们打过招呼就跟着叶修走了。

黄少天回来的很是时候。恰逢帝都的春末夏初,卡在还算凉快的五月天。王杰希工作室门前的树已经枝繁叶茂,细密的叶子空隙间漏下零零落落的光,像是落了一地的繁星。

等他们两个上了车,黄少天机关枪似的向他们发难。叶修转头问王杰希:“老王,还有棒棒糖吗?”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递给他。

叶修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剥开糖,正中靶心的塞进了黄少天的嘴里。好歹是安静了。

车开的很快,车窗外的风景飞速向后退去,混着各色的霓虹灯,模糊扭曲地像一群张牙舞爪的魑魅魍魉。

他们停在一个胡同口,黄少天跟司机交代了几句,大致内容是把车停回别墅就可以下班了之类的。

从胡同进去,进了一家四合院。这是个私房菜馆,跟王杰希沾亲带故,带动了他周遭一圈儿人都是常客。

王杰希问了今天的菜,又添了个时令的龙虾球,蒜蓉的少辣。尽管是还算凉快,桌子上还是有带着些凉气儿的绿豆汤,喝上一碗解渴也舒坦。

叶修说其他人都在赶过来的路上。王杰希趁耳根还清净,在院子树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黄少天闲不住的搁院子里晃悠,还去逗弄养的几只猫,里面有只三花的跟他特亲热。

人陆陆续续的来,也来了十几号人。把院子塞得热热闹闹的,带来了躁意。来的最晚的是孙哲平,事务繁忙的孙总赶完了公司的事儿就立即一路奔波过来。

“自罚三碗啊!自罚三碗!谁让你来的最晚!”黄少天舀了三碗绿豆汤,一碗一碗的递给孙哲平。

孙哲平豪迈地把三碗干了,凑热闹的扎进他们叙旧的堆里。黄少天把他在美国的经历说的唾沫横飞,拍桌子震的差点儿地都塌了。听着不嫌事儿大的,摆出一副唏嘘不已的模样,看的黄少天说的更起劲儿,大有滔滔不绝三天三夜的架势。

单方面愤慨终止于菜上来了。念着黄少天好久没回来,架起了铜炉锅,还有几盆小龙虾。因为太心急以及想念烫的黄少天眼泪花花的,一边擦眼泪一边吃。场面一度十分感人。

王杰希慢条斯理的把肉搁碟子里涮好几遍,才张开金口吃下去。他是个猫舌头,沾不得烫,所以他的味碟里醋跟香油是最多的。

小龙虾倒是念着他们要吃火锅都是剥好了放在盆子里。吃的是大汗淋漓,配上微凉的酸梅汤,解油腻也解渴。

吃饱喝足了,搬着凳子坐在树下唠嗑,打把大葵扇,摆了一大碗炒熟的葵瓜子和一个果盘。

黄少天倒是摸了个空儿,溜到王杰希那儿,手里抓着一把瓜子边嗑边跟他说话。

“老王,给你说个事儿。”

王杰希睁开眼从躺椅上坐起来,又从他手里摸了两个瓜子来剥,两根手指捏住瓜子两边,一捏两瓣开花挑出仁儿塞嘴里,说:“准奏。”

黄少天笑笑,王杰希不会嗑瓜子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少爷又是个欠吃但不会嗑的主儿,所以只有一个人会特意给他剥好一碟子惯着他。

“他要回来了,跟你说一声。”

“谁啊?”王杰希一怔,随即缓过神来,继续从他手里摸瓜子神情专注地捏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很是能骗人。

黄少天不给他装傻的机会,直截了当的来一句:“还能谁啊,我组长喻文州啊。”

“哦。”他垂着眼帘淡淡地回了一声。

“我知道你不想见他,但是我还是必须给你说一声,”黄少天说着,“别逃避了,你们终究还是要面对的。话我带到了,剩下的你自己看吧。”

把剥好的瓜子仁放在他手心,起身拍掉手里瓜子仁儿上落下的一层白膜,继续回去跟他们聊天。

王杰希拿起瓜子仁一个一个慢慢的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吃完后,看着掌心笑了一下,继续躺回去闭目养神。

反正终究是要面对的,逃脱不掉。

只是想不到见面来的如此之快。

距离那次过了三天,帝都正下着瓢泼大雨,像是把积攒已久的雨一股脑儿的全下下来了。

王杰希抱着茶杯站在他工作室的落地窗前听雨。之前看了眼天气预报,赶着工在下雨这天做完,现在他处在一种微妙的愉悦状态。

昏沉的天色缭绕着雾气,豆大的雨点冲打着玻璃,划下透明色的细丝,因为不可控的重力而与其他细丝汇聚从而坠落。叶子也被洗的翠绿发亮,在整个昏暗调子的相片里,它是唯一的亮色,也是唯一的希望。

王杰希转身走去从桌上拿起眼镜,三两步回去,盯着叶子看。叶子脉络清洗分明,像是翠玉做的一般。眯着眼想雨停了让柳非摘两片做个书签儿。

不经意间的一个低头,让他从茂密的叶子间捕捉到一个刺眼的,昏暗里的另一个亮色。带着眼镜更加清晰的视觉,让他没法逃避。

无法控制的视线随着亮色移动,最终停在了一个完全收纳眼底的角度。银白色的伞面,上面有着如同叶脉一样的金色纹路。

伞面倾斜,透过斑驳细丝的玻璃看过去,虽然伞下那人的脸有些模糊,但王杰希不会认错。他轻轻地笑了一下,离开了窗前。

遇事就该坦荡些,终究是逃不脱的。

这场雨接连不断地下了三天,下的市里淹了一片,一大群人鬼哭狼嚎地跑郊区去避难。说什么在市里大晚上点蜡烛没情趣。

“你们还真的闲啊。”王杰希窝在沙发里说。前年的时候叶修跟楼冠宁孙哲平商量了一番,找关系在郊区承包了一块儿地皮,盖了个休闲场所。

落成那天,叶修把王杰希绑过来,让他给房子题名。问了名字是什么,王杰希思考了片刻拒绝,原因是太没品味了。

“成,那您给个名儿。”叶修叼着烟无所谓的摆摆手,伸手掏兜里的打火机。王杰希想都没想写了三个字。

养老院。

叶修吸了口烟,看王杰希写的字,一口烟呛在喉咙里,咳得脸都红了。本来他觉得宿舍楼已经够没品了,没想到直接来个养老院。

不经他手,王杰希拿着纸去跟工匠说,工匠是个老手,说好了两天后交货。还在两天后亲手把这块匾额挂上去,盖上红布等后天剪彩。

剪彩是孙哲平和楼冠宁一起剪的,因为有钱就是爸爸。等把红布拽下来后,全场都震惊了,楚云秀一双恨天高踩着桌子说:“谁起的名儿?”

众人都以为女王要大发雷霆的时候,没想到楚云秀下一句是:“起的好,我喜欢!”

现在一个个都带着工作跑来这里,王杰希把工作做完了,在一群埋头苦干里面尤其突出,特别是他还把他家的两只猫带来了。

苏沐橙端着特制的奶茶出来,笑眯眯地给每个人放了一杯,最后递给了王杰希一杯茶。

“谢谢。”王杰希接过来后道谢。他怀里的一只猫跑去苏沐橙怀里撒娇求顺毛,跟苏沐橙聊起来:“最近没秀走了?”

苏沐橙摸着猫,毛茸茸的手感让她爱不释手,回道:“推了几个,前阵子有些忙,最近休息休息。”

“是该休息了,你最近有点过瘦了,让莫凡给你吃点好的补补。”

“好的~”

赶工了一会儿,都地摊上躺的四仰八叉,张佳乐从楼上下来,环视了一周问:“叶修呢?”

“黄少天跟叶修去接人了。”方锐打着哈欠说道,眯着眼伸手拽了一张毯子,蒙头就睡。

王杰希一听接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打了个招呼,把怀里的那只猫递给了睡醒的楚云秀,自己上楼去了书房。

书房是名副其实的书房。里面的檀木大书架上是形形色色的书,涉猎的领域甚广。书房地下铺着一层厚实的毛毯,四处散落着柔软抱枕和毯子。

王杰希是来睡觉的,闻着书墨香气他更容易入睡。一般来讲很少有人能找到他,但是有的人不一样,似乎是天生的装了搜寻另一个人的雷达。

喻文州到达书房的第三个书架左手边的角落里只耗费了十分钟。他看着王杰希的睡姿,想到了楼下的两只猫,神同步,该说是不愧是他养的吗。

喻文州靠着书架坐了下来,从天花板上吊着的柔和的橙黄色灯光下看王杰希。很安静,窗外是细细密密的雨声,微弱却很清晰。

时间似乎凝固了起来,他们成为了时间最好的收藏品。宁静被打破是因为王杰希醒了,喻文州站起来,对他说:“该吃饭了。”

刚刚清醒的大脑在过滤了一下对话后,自然的接了下一句:“吃什么?”

这是他们在相隔长达八万七千六百七十二个小时后的第一次交谈。似乎他们之间从未分离过,是一个再平常无奇的对话,自然的就像鱼天生喜欢水,飞鸟向往天空。

喻文州没想到会有回话,笑了一声道:“有你爱吃的糖醋里脊。”在短暂的交谈后,喻文州耐心的等王杰希清醒过来。

王杰希从地上起来,扶着书架适应了几秒的因为用力过猛的头晕眼花后清醒。看着眼前冲着他笑的喻文州,眨眨眼从容的越过他下楼。

他们两个下去的时候,桌子上就剩两个相邻的位子。王杰希看了一眼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的黄少天,十分坦然的落座。

现在处于一个手臂相贴的距离。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距离,可以离的更近也可以离的更远。

黄少天瞧上了最后一块儿糖醋里脊,在他下筷的时候半路杀出一个王杰希,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火花四射,谁也不让谁。但是让另外一双筷子轻松的夺走。本来笔直的线路拐个弯儿送到王杰希碗里。

王杰希跟黄少天挑眉,像是得到上供的猫,高兴的翘起尾巴继续巡视它的一方领土。

“呵。”黄少天发出冷漠的声音,天天心好累天天只是想好好吃个饭。

这个小插曲像是润滑油,让沉寂干涩的齿轮慢慢开始转动。

吃完饭后把碗筷放进洗碗机,简单的收拾好餐桌,一伙人坐在客厅里,考虑饭后的开心一刻。

想了半天也就是那些玩腻了的桌游,而且他们人数过多还得开好几桌,决定自由活动。女孩子们在聊天做宵夜甜点,剩下的泾渭分明成两级趋势。

分为逗比儿童欢乐多和老年退休夕阳红,一个玩的花样百出一个岁月静好与世无争。王杰希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整,是该睡觉的时间了。

把之前赶工通宵的睡眠不足都补回来。当然在他去厨房倒水喝的时候看见女孩子们做了甜点,他决定延迟睡觉。

抱着猫老神在在的看电视,随手调了个娱乐台。老牌综艺节目请了最新的流量小鲜肉,听到前奏的时候女孩子们都把准备工作做好,烤箱调好时间出来看电视。

王杰希敏锐地在嘈杂的环境中捕捉到厨房烤箱的铃声,正好赶上插播广告,女孩子们又回归厨房,把工具都搬到客厅做。

做的是草莓巧克力戚风蛋糕,布丁夹心。女孩子们手脚麻利的涂抹奶油,裱花,撒巧克力摆水果。王杰希美滋滋地成为第一个吃上蛋糕的人。

王杰希本来有些低血糖,所以兜里从不缺糖,养成了一个爱吃甜食的习惯。这是个鲜有人知的小秘密。

吃完蛋糕后王杰希决定去睡觉,正好九点整,可以一觉睡到天荒地老。跟苏沐橙说了猫一会儿放猫窝就上楼睡觉了。

隔绝了喧闹,当他躺在床上放空的时候,安静的可以感受到他十指的心跳。这个时候思绪敲开了一条细缝,像一条涓涓而淌的细流温和而有力地将今天的事情重新注入他的记忆海中。

王杰希粗略的思考了一下今天的所有事,然而奔腾而上的睡意让他还没有回想一些细节就陷入了梦乡中。

他醒来是在第二天的十一点钟。醒过来的时候头昏脑涨的还想翻个身继续睡,通过顽强的意志力他清醒过来,果然睡多了就有些头疼。

他转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块蛋糕一杯还是温着的牛奶。脑筋还是直的没有转弯,洗漱后把吃的解决掉才彻底清醒。

东西是谁准备的不言而喻,王杰希端着盘子和杯子下楼发现还有些人还没起,一看就是嗨过头了的。大部分人都起了在客厅无所事事,除了厨房在做饭的。

今天掌勺的是喻文州。王杰希去洗杯盘的时候,他正在跟林敬言商量菜色。自他走出房门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

“有什么想吃的吗?”冷不丁地问了王杰希一句,他把盘子和杯子放回原处答道:“你随便做吧,我都可以。”

这还真的不是客套。因为喻文州是G市人口味偏甜,所以他做什么真就吃什么。出国前有时间就给他做饭吃,不知道改是不是以前的口味。

谁知道呢,毕竟世事无常。

知道掌勺的是喻文州,叶修笑呵呵地说:“出国这么长时间手艺没忘啊。”

“忘不了的。”

味道跟回忆中无差。可能这都是些深入骨髓的事情,忘掉很难。

王杰希吃完饭后被一通电话喊回去赶工,郁闷的结束他短暂的休息时间,抱着猫回工作室加班去了。

雨后天晴,天空都洗的干干净净的,一眼过去身心舒畅,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到工作室忙的脚不沾地,连轴转。

等他坐下来喝口水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两只猫在猫窝里互相依偎着。疲惫瞬间涌了上来,叹了口气,剥了个糖吃。

坐了一会儿又下楼监工制作进度,这单工作结束他要休息三个月好好放松。

等他忙完这单工作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回家的时候赶上下雨又忘记带伞,顶着不小的雨一路跑回家,身上几乎湿透了可以拧出水来。

病来如山倒。尽管他回家冲了个热水澡,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夜里发了烧。人一直迷迷糊糊的意识不怎么清醒。

他第二天勉强睁开眼皮,撑起绵软的身体,去抽屉里翻出药服下又弄了个冰袋裹着毛巾放在额头上再次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点滴,身上没有之前出汗过多的粘腻感应该是有人帮他换过衣服了。

喻文州带着熬好的粥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双目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应该是烧糊涂了,他去往他家的时候他已经烧了一天半之久,匆匆忙忙地给他换了套衣服就带到医院挂号住院。

本来是王杰希把他的一本随身画册落下来了,喻文州就想着跟他送过去,给他打电话发现不接后,就问了地址奔往他家。根据对他的了解,把地毯右上角翻过来后发现了藏在里面的钥匙打开了门。

结果没想到发现了一只病倒的王杰希。发现对方一如既往的忙起来很不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可能这样的事情在他不在的这么长时间里发生过很多次。

把他安排妥当后,就去买了食材去他家给他煮粥。煮粥期间把王杰希家里收拾了一番,家里四处散落着他价值不菲的设计稿,炭笔和颜料工具齐飞,尽管乱但是乱的有规则秩序,准确的做出了一个乱中有序的教科书式模本。

煮的是海鲜粥,放了蟹肉丝,贝柱肉和虾仁,还有买的一个茶叶蛋。赶去医院就碰上王杰希醒过来,对着天花板发呆。喻文州摇高了床板,架上桌板,把鸡蛋剥好了放进保温桶里,放了个勺子在桶里才把王杰希唤回神。

王杰希在闻到粥味道的时候,意识就回笼了一些,还是因为昏沉了那么久还在缓冲期。被喊醒后,还有点懵,遵从身体的本能反应拿起勺子喝粥。喻文州看到王杰希的手机上的讯息,就拿起王杰希的手机出去了。

等他返回病房,王杰希已经把粥喝了鸡蛋吃了,半躺着闭上眼睛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喻文州把手机放下,拿起保温桶,把床板摇回去桌板回归原处,去洗漱间把餐具洗干净。

喻文州守着他把点滴打完,看着他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呼吸绵长平稳才知晓吃饱了以后他睡着了,时间也忍不住放慢了脚步,这是他梦中的场景。

曾经不止一次的想回国,却都受到阻拦,可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就要适应并且去接纳。他想跟他一起在下班后去超市买菜,把他拿的过多的甜食一个一个放回原处,然后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水果和海鲜。

回到家里,他去做饭,他可以画稿玩游戏看电视或者靠在门上跟他聊天,甚至是心血来潮地给他帮忙其实是捣乱。吃完饭后他们抱着猫坐在阳台上天南地北地闲聊,或者安静的看书,最后相拥而眠。

这是最普通不过的日常,却让他心心念念了十年,才可能或者有机会得以实现。希望现在还不算晚。

“晚安。”

这是一句迟到了很久的话,带着无尽的眷恋和温柔。


TBC.




一个复健,本来是生贺硬生生拖得晚到不能更晚。下会尽快写出来,把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评论(4)
热度(29)
©豹炸 | Powered by LOFTER